我站在桥上看风景_第1页_我站在桥上看风景_笔趣阁小说网
首页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我站在桥上看风景 > 正文

我站在桥上看风景_第1页

作者:顾西爵 来源:原创 日期:2018/3/21 20:18:18 人气:336 评论:0 标签:

本文由136书屋提供下载,更多好书请访问http://www.136book.cn/

我站在桥上看风景(出书版手打完结)

作者:顾西爵


编辑推荐

  “你会爱我多久?”

  “当我的爱成为你的幸福,到我们老去。”

  ★辛夷坞首次作序诚意推荐

  ★私享纪重磅作家顾西爵

  ★继《最美遇见你》后温暖治愈系大作

  ★和顾漫《骄阳似我》一样让无数粉丝翘首以待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

  是否遗落了身后的美好

  青春并不会教会你很多事情。爱情,才是你一生的导师。

  ——辛夷坞


内容推荐

  萧水光的初恋还没有开始,便已经结束。

  从此那个不可能的人成为她心头的朱砂痣,头顶的白月光。

  岁月流转,她始终活在那个不可能的梦境里。

  却被人生生拉出来,让她看被忽略的风景。

  他说:“不管你心里藏着什么秘密,我只想告诉你,你守你的秘密,我会好好守着你。”

  他强硬地闯入她生活中的每一个细节,让她内心的孤城一寸寸地失守。

  或许是清冷太久,她并不拒绝暖阳,只是怕日光太烈,将夜的时候太难安眠。

  他跟她,其实就像张爱玲笔下的那一句话,他不过是一个自私的男子,她也不过是一个自私的女人。他们相爱,有失去,有得到。

  最后,细水长流,碧海无波。


无责任文案

他说:“你别叫我的名字。”

水光后来一个人住在那城市里,她吃饭的时候,看着自己左手的无名指,那里已经没知觉了,她救他的时候这根手指筋断了,他一直不知道,水光也不想让他知道。只是水光想,左手无名指不是连接心脏最近的地方么,而它已经断了……

水光再后来回到老家,见到小琴的女儿,小琴说孩子叫思岚,是孩子的外婆取的名,水光笑了笑,说挺好。她听到这个名字时,想到的不是景岚,而是他,她想到是只有,他说:水光,你别叫我的名字。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萧水光,章峥岚 ┃ 配角: ┃ 其它:



前言

1、 

  我很抱歉忍不住给你写信,我知道这可能会给你造成困扰。抱歉,我只是……想念你。如果你不想再看接下去的内容,把它扔进垃圾桶也没关系。但我一相情愿地当你看了,因为那样我会好受一些。这两天,胃一直不好,疼了一天两夜了,我总想它疼着疼着好了。 

  最近很忙,中午吃饭的时候有稍微休息,可还是觉得累得喘不过气来,午休的时候,我带着爱德华出去散步,我在那里等你了好久才见到你,这是我一天中最快乐的时候。 

  你今天忙么? 

  我很想念你。 

  2007年3月.水光 

 

2、 

  你有看信么?看了对不对?我很紧张,一想到你可能会在看信的时候想到我一下,哪怕只是几秒钟,我便开心极了。 

  你今天穿的白毛衣很好看。 

  我没有监视你,我只是……刚好从那里经过。今天早上便遇上了你,让我一天都处在非常好的状态。 

  我依然想念你。 

  2007年3月.水光。 

 

3、 

  今天身体有些不好受,应该说最近几个月来都觉得不好。心情很低落。 

  我可能会离开这里一段时间。 

  你今天过得顺利吗? 

  我想,一定是好的。 

  我很想念你。  

  2007年10月.水光 

 

4、 

  我坐在图书馆里,坐在你对面。 

  我看你拿起书离开,笨拙地马上抱着背包跟出去。 

  我很安静,怕你看到我,又怕你……永远看不到我。 

  现在是11月了,晚上的风有点冷,路灯的光很幽暗,可是,能够让我看到你的身影,这就足够了。 

  你在打电话,温柔的声音,轻声细语的…… 

  为什么,我会那么难过。 

  2007年11月.水光 

 

5、 

  因为昨天晚上忙得太晚,所以干脆等到了清晨,在晨光下给你写信。  

  我明天要走了,要过好久才能回来。你会想念我么?我想,应该是不大会的。 

  我死皮赖脸地给你写这种信,多少让你觉得有点头疼吧? 

  所以,接下去几天,你可能会因为没有我的骚扰信件而松一口气。 

  2007年11月.水光 

 

6、 

  今天,我等了好久都没有等到你。爱德华肚子饿了,我只能带它回家。 

  你去了哪里呢?我等了你两个多小时,手脚都冷了。 

  我很想念你。已经有三个月没有见到你。是真的太想念。 

  2008年1月.水光 

 

7、 

  我总是在想,我只要站在这里看着你,总有一天你会注意。 

  可是,也许我错了。 

  你走过的路,我永远都是踩着你的脚印在走。 

  你说过的话,我永远是在心里反复称述。 

  而你却不知道我在想什么。 

  2008年2月.水光 

 

8、 

  我想放弃了。我觉得自己的状态越来越差。 

  这份单恋太辛苦。 

  你太高高在上,我看着你总是觉得很遥远,很遥远。 

  祝你……什么呢?突然觉得你什么都好,除了被我纠缠。 

  那么,就祝你以后不会再被我纠缠。 

  2008年4月.水光


第一章 年少时光1

       萧水光的老家,是西安典型的大院,邻里邻居一共三户人家,虽不算亲戚,却有些革命感情,这革命感情自然是上一辈的。 

  要说水光这一代,算她在内,院里一共有四小孩儿,两男两女,年纪都差不多。 

  萧水光算最小,九七年当时是十岁,于景琴十一岁,另外两男孩子是同龄,罗智和于景岚是十三岁,小孩子一个大院出来的关系自然要比外面来得好。水光虽比景琴小一岁,但从小念书都是同级,并且同班,性格又合,上下学又是一道感情自是不必说。 

  而跟男生的关系,因为罗智较为开朗,于景岚稍显老成,所以很多时候萧水光都会跟罗智凑一块。于景岚也习惯跟他妹妹一道,他们兄妹关系融洽,景琴时不时就在水光跟前夸她兄长如何博学多才,如何刻苦聪明。好么,水光想,欺负她没有兄长可以炫耀,说:“是的是的,你哥哥什么都好,他是最棒的。哪天你不要他了,把他让给我,让我也骄傲一次。”这时候总是惹得于景琴笑乐。 

  萧水光,罗智,于景岚和景琴是真正的青梅竹马,从会认人开始就认识了彼此,对彼此知根究底。 

  水光上高中之后跟景琴分开了,到了不同的班,罗智笑着说连体婴儿总算是分开了。 

  高一的时候萧水光成绩一直好,都是在班级前五,年级前二十,当然这种优异耗了自己多少努力多少心血也只有自己清楚,水光同桌有一次在期中考后说,“萧水光啊,又是第一,你运气真好!” 

  水光想,同志啊,这考试你说是运气好,我完全不觉得开心啊,我多努力啊,每堂课都用心听,我晚上回家复习作业预习自习不间断的,不到十一点不睡觉,完全是后天努力。当然,也不是说我不聪明。 

  那天下课,萧水光就靠在窗口边沉思,她分析自己,她发现要比聪明她比不过于景岚,比运气比不过阿智,比勤奋……不如景琴,景琴是那种上厕所都拿唐诗宋词,吃饭想相对论的人,永保年级前五,真是兄妹两都是厉害角色,于是,萧水光硬生生生出一种悲观来,最后叹了一声,“我怎么就这么倒霉呢。” 

  萧水光回头见同桌睨了她一眼,说:“哟,得了便宜卖乖哪。” 

  “姑娘,你怎么老是戳我脊梁骨?你怎么不去针对年级第一呢?” 

  大小姐“切”了一声,说:“鞭长莫及嘛,只好就近下手了。” 

  这耿直嘴毒擅长嫉妒的姑娘叫茉莉,姓汤,但她讨厌她那姓,觉得特别俗,于是从开学上来就跟周边人员指明了叫她就得去姓直接换茉莉,莉莉也成,好么,这开学人脸还都没认熟呢她就已经被群众们亲切地叫莉莉了,手段功力可见一斑。 

  后来,大概十年后,汤茉莉揽着水光肩膀说,“萧水光啊萧水光,见到你我就像见到了七八点钟的太阳,唯有你见证了我最美好的青春啊。” 

  这话说的,水光想回一句,我也是,都觉得暧昧而作罢了。 

  这高中的日子萧水光其实过得挺懵懂的,她唯一确定的事是,好好学习考上某一所大学,以及,她喜欢着于景岚。 

  这后一件事,要问从什么时候开始的,萧水光自己也有点说不上来,他话不多,但她喜欢,他给她跟景琴补习题时,沉静的眼神,水光更是喜欢。她喜欢他身上干净的味道,喜欢他黑亮的头发,喜欢他说话时慢条斯理的语调…… 

  哎,水光又习惯性地看向窗外,这春暖花开时,总是容易思春。 

  上完最后一堂课,老师拖堂了十多分钟后,班级里噼里啪啦理东西一片,回家的回家,住校的去食堂吃饭。 

  萧水光慢腾腾地把今晚上要看的书放进包里,后门有人叫了她,自然是于景琴。 

  “水光,走了!” 

  萧水光出教室跟景琴并排走着,“肚子饿死了。小琴,有饼干吗包里?” 

  “没,早上被我哥拿走了,他说今天有一场足球比赛,估计得饿。” 

  于景岚是天才啊是天才,都高三了,还有时间有心情有……兴趣踢足球。 

  说起来,于景岚喜欢足球,很难得。毕竟这清清爽爽的男生,围棋游泳么比较适合,可当她看过了一场于景岚的比赛,那种阳光照在他脸颊上的缤纷光影,青春从发肤间洋溢出来,明媚得让人怦然心动,可水光的心动不是因为这一刻的耀眼,她是一点一点的积累,一点一点的收藏,好多年之后才变成了,我喜欢着于景岚啊。 

  萧水光跟景琴一路说笑着往校门口走,还差百把米的时候就看到了于景岚,挺拔的身姿站在夕阳中,旁边是罗智,只听到罗小智在说着,“今天太痛快了!这周压力忒大了,不是联考就是模拟,果然运动出汗最能出淤气!” 

  于景岚点头应付,他总是先看到萧水光,然后朝她们招了手。 

  水光跟景琴走上去,景琴诧异地问:“今天怎么那么好心肠等我们?” 

  罗智说:“哥哥们什么时候心肠不好了?”说着过来搂住了萧水光,“水光,干嘛低着头啊?” 

  水光说:“我害羞。” 

  罗智“靠”了一声,说:“娘喂,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萧水光本质上挺文气的,但因为从小跟罗智混一起,再温婉,坏脾气小无赖还是有的,他自然最清楚。 

  水光笑,然后捂着肚子说,“肚子饿了,饿死了,回家吧,我要吃肉。” 

  罗智说:“你说你一姑娘家,动不动就嚷着吃肉,太难看了。” 

  “但确实是肉比较上口,哎呀,想想就更饿了。” 

  小琴已经笑死了,说:“还是水光最实诚。” 

  罗智感叹,“幸亏身材标准,没有吃成那啥,猪样儿,否则小心以后嫁不出去。” 

  这话儿啊,当水光十年后成了那啥,剩女,觉着,罗小智这嘴还真是乌鸦嘴了,当然后来那好几年的生活没让她胖一分。当然当然,这些那些都是后话了。 

  罗小智刚感叹完,旁边于景岚就从包里拿出了一袋饼干给水光,说,“水光,先吃着。” 

  水光开心地接过,说谢谢! 

  于景琴“咦”了一声说,“哥,饼干你没吃啊。” 

  于景岚说:“忘了。” 

 

  那年,于景岚和罗智高考完,后半年就要飞往其他市上大学。 

  罗智和于景岚都是金榜题名,大院里摆了三大桌酒席请了亲朋邻里来庆贺。罗智的大学在隔壁县,不算远,名校,于景岚北上,自然也是名牌大学,只不过,很远。 

  在那颗大榕树下,好多人喝醉了,水光好像也喝醉了,她紧紧捏着空的啤酒罐头,而就是这年夏天啊,她做了一件蠢事情。看着身边的人都在祝贺他,水光站起来说,她说,“景岚,我喜欢你。”她说完又轻声说了一次,“我喜欢你。” 

  周围安静了许多,那个比她大三岁,那个比她高好多的男生,他转过头看着她,他的眼睛是那么黑,那么沉静,一如他跟她补习时那样,他的声音也一如往常,平缓,他说,“水光,你喝醉了。” 

  我喝醉了?水光后来,跟大学的同学喝酒,可以以一敌三,他们说,“萧水光,女中豪杰,我他妈怎么就没见过你醉过!” 

  于景岚啊,我从小就能喝酒,会喝酒,爱喝酒,你怎么会不知道? 

  萧妈妈尴尬地说:“小姑娘瞎闹腾呢,别理她别理她!” 

  长辈们都宽容地看着她。 

  小琴轻轻扯她的袖口,“怎么了啊水光。” 

  罗智望着她皱眉头。 

  看啊看啊,没有人觉得这是好事情,不当回事的,不相信的,闹腾的。 

  可水光还是看着他啊,一点一点一点地想,因为我比你小,你觉得不靠谱你不信,还是因为你不想接受所以选择忽视?其实,你只要随便给我一个理由,什么都好,只要别那么……忽视。 

  水光趴回桌子上,举了举易拉罐,说,“妈妈,我喝醉了。” 

  萧妈妈哭笑不得地拍了拍女儿脸颊。 

  于景岚和罗智在九月初离开,水光去送了罗智,不为别的,她跟罗智关系本来就要比于景岚亲。 

  罗智乘他妈走开时跟她说,“水光,景岚他,不希望你影响学习,你……等考上大学了……” 

  水光说:“就算我谈恋爱,也不会影响学习。罗智,谢谢你安慰。” 

  罗智叹了一声说:“叫声哥吧,我走得那才安慰!你从小到大都没叫过我哥。” 

  水光笑了,说:“罗智大哥,一路顺风!前程似锦!” 

  日子不管你觉着累也好,惆怅也好,幸福也好,它都会按着它自己的脚步过去,不会因为你的心情而停顿一下。高二上来,第一次大型考试水光竟然惊人地考出了年级第一,茉莉姑娘斜了她一眼,说,“邪门!” 

  水光心想,邪门总比狗屎运好。 

  那一天,水光去找景琴,景琴正站在走廊上打电话,看到水光就上去拉着她,一边往外面走一边说着,“我第五啊,哥要不要奖励点啥呀?” 

  两人走到花台边坐着,水光撑着仰头看大树下散落下来的光啊线啊,觉得大自然真是奇妙,然后她听到景琴说:“水光这次是第一!强吧?” 

  不知道对面说了什么,水光却被这光线晃得眼花,她站起来说,“我回教室了,头晕啊。” 

  景琴“啊”了声,回过神来时水光已经跟她挥手道拜拜。 

  水光隐隐听到小琴在跟电话里的人说,“水光头晕,回教室去了。” 

  这还真不是忽悠,真头晕。水光回教室就趴桌子上了,同桌推推她说,“咋地?都第一了还忧郁呢。” 

  水光侧头,“莉莉姑娘,我现在很伤心,再推我咬你了。” 

  汤茉莉又“切”了她一次,说:“咬不死你!” 

  某人……甘拜下风。 

  高二的暑假来得特别快,去得是特别慢。 

  假期第一天,水光在家睡了足足二十小时,起来吃中饭,难得军区休息在家的父亲看到她,摇摇头对萧家妈妈说:“我家闺女啊就是太娇惯了。” 

  我不就实打实睡了一通懒觉么至于么,水光腹诽。不过,萧爸爸作为一名对于一秒钟都看出来效率毅力的军人,她这睡懒觉的行为绝对是不合格的。 

  在父亲的高气压下,水光匆匆吃完饭就跑院子了,看见于家的大门开着,昨晚上小琴还说明儿一早跟爹妈去爬山,这么快就回了?水光想着就过去了,先声夺人,“这么早就回来了,景……”那一个“琴”字在见到里面拿着水杯喝水的人后,微弱改成了,“岚” 

  于景岚看到进来的人,也停了一下才说,“水光,好久不见了。” 

  “也就半年吧,还好还好。”水光看于爸妈他们还没回来,“呃,你饭吃了吗?” 

  “我刚到。” 

  水光说,“要不要去我家吃点,我爸爸妈妈都在。” 

  于景岚温声说:“不了,景琴他们应该快回来了。” 

  接下来该说啥呢?好像没什么好说的了。 

  “那我先回去了,景琴回来了我再过来吧。” 

  于景岚看了她一会儿,轻声说:“好。” 

  萧水光现在啊,特别怕夏天,怕暑假,她怕自己一不小心又脑抽了,说我喜欢你,怕对方说,你说什么?我没听清楚。 

  没两天罗智也回来了,那晚上水光听到大院里几位长辈坐着乘凉,说,一眨眼,四孩子都长大了,真快啊。 

  是呀,真快。 

  可是,这假期却是那么慢啊慢。 

  于是水光去报了暑期散打班,水光六岁上来就一直被她父亲送去练武术防身术,那会儿家里贴的奖大多是武术奖,学习优异表彰的没几张,到高中的时候萧妈妈终于忍不住朝萧爸嚷了:“你还真把我们闺女当男孩儿使了啊?!行了,打打踢踢的都别学了,赶紧学习,考不上大学看我怎么收拾你们爷儿俩!” 

  萧家妈妈难得发威,一发威威力十足,所以萧爸爸不得不下了放生令。 

  小时候水光也觉得苦,别家姑娘都练芭蕾拉小提琴,练毛笔书画,她却是每天压腿踢腿,练拳扎马,痛啊累啊没少哭过,可两年下来好像也习惯了,虽然偶尔也觉得累,可没再为疼痛哭过。 

  有所成之后还觉得自己特牛特厉害,虽然是小身板儿啊可要打架谁都打不过她,有男生欺负小琴,她能三两下把人摁地上了,不是比力气,比技巧。感觉那种劲儿与生俱来。 

  不过进到高中后就完全安分读书了,不考上大学怕母亲大人伤心,而且她也确实有自己的目标在,那目标太高,不努力不行。 

  水光第一天去散打班报道时竟然遇到了茉莉同学,两人迎面相见,她“靠”了一声,水光“哎”了一声。 

  而那天之后,茉莉同学再也没敢在任何考试之后推水光酸水光。不得不说有的时候暴力比道理更有效。 

  暑假悠悠悠悠地过着,而水光很忙,她忙着练散打,忙着为考进那所大学作准备。所以这一年的暑假,罗智经常跟于景岚抱怨说:“水光那丫头整天不见人影?用不用的着这么忙啊?” 

  景岚只是放


    本文网址:http://www.boquge.cn/txt/fengjing/27.html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 0
    • 0
    • 0
    • 0
    • 0
    • 0
    • 0
    • 0
    上一篇:没有资料
    更多>>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