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站在桥上看风景_第5页_我站在桥上看风景_笔趣阁小说网
首页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我站在桥上看风景 > 正文

我站在桥上看风景_第5页

作者:顾西爵 来源:原创 日期:2018/3/21 20:18:20 人气:332 评论:0 标签:

  “也没什么事,那啥,我今天跟上次在饭店遇上的那女孩子打了电话,问了她关于游戏那事情的意思,对不起头儿,先斩后奏了,我真觉得那人合适,非常合适!” 

  章峥岚摩挲杯沿的手指不自觉地停了下来,过了一会他问:“她说了什么?”他发现自己竟然有些紧张! 

  “她没具体答应,但会考虑。老大,如果她答应参与的话,那就用她了成不?” 

  章峥岚平淡道:“随你。” 

  张黑客一听头儿没意见,立马阿谀奉承地说:“老大英明!” 

  章峥岚挂断电话,下意识咬了咬嘴唇,对面的人见他面色突然沉静下来不似先前的闲适,犹豫着问:“你……是不是有事要忙?” 

  “恩?”章峥岚回过神来,下一刻他站起身说:“不好意思,我有点事情,要先走了。”他扬手叫来服务生埋单,对方一时有些反应不及,但章峥岚已经客气地跟她颔首,“见到你很高兴,再见。” 

  当章峥岚回到车上,他靠在椅子背上闭目了好一会,才转头看向副驾驶座上放着的一只袋子,里面是一件旧毛衣,他双手握着方向盘,头慢慢靠上去,嘴里自语了一句,“我真是疯了。” 

8、

作者有话要说: 

出门在外,每次一回酒店就写东西 

-------------------------------------------------------------------------------- 

 

  章峥岚的感冒加剧了,周一去公司上班时连说话都是哑的。大国他们对此惊讶得不得了,头儿这种千年妖人竟然也会感冒?!    

     “老大,您昨晚裸奔去了吗?”阮旗贼笑着问。 

  章峥岚摆摆手,意思是哪凉快哪呆着去,他现在喉咙难受,话都不想多说。他让秘书泡一杯热茶给他,就进了办公室。 

  大国看着合上的门就说:“奇了怪了,头儿最近很不寻常啊,连骂人都懒得骂了?” 

  众人笑他,“欠虐了吧?” 

  小何泡了热茶敲老总办公室门进去时,看到老板站在窗口抽烟,她过去把热茶放在桌上,“章总,你的茶。” 

  章峥岚回头,“哦,谢了。”他走到办公桌后坐下,翻开文档,见秘书还站在,“还有事吗?” 

  小何姑娘笑眯眯道:“老板,我星期六看到您去相亲了,那对象不错噢,靓女!”章峥岚跟员工的关系一直很放得开,爱玩玩,爱说说,只要不影响正式工作。 

  章老大拧灭手中的烟,懒洋洋道:“哦?这么巧。” 

  “那啥我刚好跟男朋友也在那吃饭,您之后匆匆忙忙走了,那姑娘失望极了,老板,这样的美女您都不甩啊?太暴殄天物了。”小何妹妹可惜不已,又忍不住问道:“您那天那么急着走,是去哪呢?” 

  章峥岚抿了口热茶,慢条斯理道:“实话告诉你吧,我是突然觉得配不上人家,自惭形秽就走了。” 

  小何“哈”了一声,“不信。”姑娘抱着托盘走出去,在门口时她又回头说:“老板,其实您有心上人了吧?” 

  章峥岚笑道:“这都让你看出来了?” 

 

  夕阳西下,一辆越野车停靠在小区的路旁。 

  章峥岚告诉自己他只是碰巧路过这里,并不是要有意来探寻什么?虽然,他的确用不正当的手段查过她的地址,也知道了她住的地方正巧在他回家的一条路上。他拐进这条路的时候,只是想,来看看,也不一定能见到。 

  此时是下班晚餐时间,小区门口进出的人渐渐多了。车里的电台播放着的音乐,可那悠扬的音乐并不能让他放松,反而越来越焦躁。 

  他觉得自己这样的行为有些可笑,甚至莫名其妙。章峥岚搓了搓脸,打算转动车钥匙离开时,见到了从马路对面走过来的人,他慢慢放了下手。 

  那人走得很慢,她及肩的头发在后面简单地扎着,眼睛微垂,他记得她的神态一直是很平静的,跟人说话的时候偶尔会微笑,很淡。章峥岚看着她渐渐接近他的车子。他此刻的心情有些复杂,他希望她看到他,也有些担心她看到他。 

  可当她从他的车前走过,走进了小区里时,他又是明显的失望。当那身影消息在视线里,他鬼使神差地推门追了上去。 

  章峥岚跟在离她几米远的地方走着,夕阳将两人的影子拉得细长。他知道这样跟下去要跟到她家里了。 

  他如果叫一声萧水光,不知道会怎么样?章峥岚想肯定不会是“见到你很高兴”。 

  他停下了脚步,与她的距离慢慢拉远。 

  

  萧水光这几天一直在忙面试的事情,每天从外面回到住处,她总要先在沙发里躺一会,才起身去做饭吃饭。而罗智大哥比她更忙,整天不见人影。 

  这天水光没有通知,没有面试,外面从早上开始下着大雨,她闲着无事就把屋子打扫了一遍,傍晚时接到了罗智的电话,她才匆匆赶出了门。 

  萧水光抱着罗智说要的资料夹,一手撑着伞,有雨飘进眼睛里,她走出小区没多久,有人在她身后按了按车喇叭,水光回头看过去,那车子开到了她旁边。 

  车里的人摇下车窗,看着她说:“上车吧。” 

  水光看清楚人,下意识退后一步,她轻声道:“不用。”水光说完便转身继续往前走去。 

  车子又开上来,章峥岚皱着眉头说:“这种天气打不到车的。你去哪里?” 

  “……不用,谢谢。”水光不晓得这人要干嘛?为什么会在这里? 

  可对方已经下车来,追上她原本要抓她的手,但在碰到前又马上收回了,“你这样的天气坐公交,打的都不方便。你要去哪里,我送你,我……”章峥岚牵强笑笑,最后说:“你看我都淋湿了。” 

  水光见面前的人没撑伞就跑了出来,肩膀上头发上已经湿透,他搓了搓脸,说:“拜托,再下去我要成落汤鸡了!” 

  水光心想,你之前完全没必要下来的。可想归想,水光却从来不是冷心肠的人,她把自己的伞移过去一半,“你上车去吧。” 

  章峥岚原本因为她撑过来的伞而心里一动,可听到她说的话,又忍不住皱眉,“你那么不待见我吗?”章峥岚说完就后悔了!他并不想跟她发脾气,事实上他也没资格发脾气。 

  雨水打进来,弄湿了两人的衣服。水光撑着伞的手被冷风吹得冰凉,她希望他快一点走,可他却站着一动不动。 

  直到他袋里的手机响起,过了一会他接听,对面说了什么,他淡淡道:“去,有热闹干嘛不去?” 

  水光最终看着那辆车开走,嘴角有丝苦笑。 

 

  阮静在周四的那场婚礼上,见到了章峥岚。她想上礼拜才说起过这位功成名就的师兄,今天就碰上了,不能说不巧。她是女方这边请来的,而据说男方那边的家庭地位挺高,邀请了不少本市的有识之士,看来章峥岚就是其中一名。 

  阮静因为现场没什么认识的人可聊,所以拿着酒杯冒昧上去打了招呼,“章师兄。” 

  章峥岚转过身,他一身剪裁合宜的深色西服,头发打了啫喱梳在脑后,看起来异常英俊精练,阮静以前只看过他的照片,如今见到真人,不由心想,这样的人应该就是及时行乐的主了。 

  他的声音低沉,“你是?” 

  “叫师兄自然是在同一所学校呆过的。”阮静笑着伸出手,“你好,阮静。” 

  章峥岚伸手回握了一下,“你好。” 

  阮静说:“章师兄当年在学校里可是名声在外的。” 

  章峥岚笑道:“那些都不过是嘘头,以讹传讹罢了。” 

  阮静笑出声来,说:“那也要有嘘头才行。” 

  之后阮静看着两位新人在酒店大堂中央走仪式时,她问:“师兄什么时候成婚?应该也快了吧?” 

  章峥岚挑眉,“怎么?想给我介绍对象吗?我尚且单身中。” 

  阮静笑了,“是吗?不过我认识的姑娘不是在室的就是尚未入世的。” 

  章峥岚哈哈大笑。 

  没多久有人过来跟章峥岚喝酒,在一圈老总中,阮静悄声退出来,她坐回到自己原先的老位置上,旁边的姑娘靠过来说:“嘿,刚刚跟你聊天的那人……是谁呀?” 

  阮静眨了眨眼,看向章峥岚的方向,心说,这样的角色怎么可能没对象? 

  当天晚上婚宴散了之后,阮静从酒店里出来又碰到章峥岚,明显他有些喝醉了。阮静看他手不怎么稳地开车门,她走上去说:“师兄,你喝醉了吧?还是叫辆车回去,安全点。” 

  章峥岚见是她,笑道:“我没事。你也还没走?要不要送你?” 

  阮静摇手,“别,我可不想死于交通事故。”她最后说:“算了,师兄,我送你回去吧,你这样子真不适合开车。” 

  章峥岚也觉得状态不佳,不过让女士送实在也不绅士。 

  阮静看出他的顾虑,说:“我刚回来这,好久没逛过了,能开一次你这辆卡宴看看这城市的夜景,也算是我赚到了。” 

  章峥岚无语,之后还是把车钥匙给了阮静,说:“那麻烦你了,改天请你喝茶。” 

  上车后,阮静就说了,“喝茶?行啊,不过后天我就回家了,而在走之前我还要去见一位朋友。”阮静半开玩笑道:“要不然师兄您都请了?” 

  坐在副驾驶上的章峥岚按了按发疼的太阳穴,无所谓道:“可以啊。” 

  阮静已经发动了车子,平稳前行,想起萧水光,一向不八卦的她不禁道:“说起来,我那朋友也一直单身着,独自一人在这边。如果师兄你真没对象,要不我顺水推舟介绍给你?” 

  章峥岚只是笑了笑。 

  阮静也想,可能有点唐突了。 

  后来车子一路过去,章峥岚之前说了地址后跟阮静说:“阮静,我先眯一会,你到了叫我一声,辛苦你了。” 

  “行,你睡吧。” 

  章峥岚很快睡着了,而他放在车子上的手机响了起来,阮静未免吵醒他,想拿过来替他接一下,说明一下情况,结果刚通那边就挂了,而阮静按回主页的时候不小心按到了信息栏。 

  那里有一条打了一半的信息幽幽亮着:若能回到过去,是不是愿意把那一夜无限延长…… 

第四章 你说的不算9、

作者有话要说: 

依然在外面,码字真不容易 

-------------------------------------------------------------------------------- 

 

  罗智的工作确定了,与人合伙弄了一间小工作室,先接一些个体户来做。他学的是室内设计,大哥的梦想是未来要让千千万万的人,甚至是楼盘开发商,都以他的设计为样板。 

  水光听完点点头,提出一点,“合伙人?”一上来就有合伙人了?这效率。 

  罗智笑道:“上次我跟国哥吃饭喝酒时,他介绍认识的人,结果跟我一拍即合!所以心动不如行动,马上就筹备弄了!哥哥我厉害不?” 

  罗智确实厉害,到哪都能混得如鱼得水,这一点水光深信不疑。 

  而在罗智大哥开启事业新篇章时,水光的工作还没有着落,不过她也还不急就是了。一来要找到份合适的工作并不容易,再者她觉得自己现在的状态也不是很好,虽然之前发出去的简历,有回复让她去面试的她都去了,但总觉得不在状态内。 

 

  下午的时候水光接到了阮静的电话,阮静说她明天就走了,走之前想跟她再见一面,因为下一次相见也不知道是哪年哪月了。 

  “是吗?要走了吗?”水光是有些不舍的,对于阮静她有着不同于他人的情谊在里面,阮静了解一部分她不愿让别人知道的自己,她轻声说:“那走之前让我请你吃顿饭吧?算是为你饯别。” 

  阮静在那头笑着说:“不用,有人请了。你只要过来,让我见见你,我的朋友。” 

  水光冁然,不过听她说还约了别人,有些迟疑,“你与人有约了,那我去方便吗?” 

  “有什么不方便的,只是吃顿饭而已。来吧,你不来我走得也不圆满。”阮静听对面同意了,她讲了地址后说:“那水光,晚上六点见!” 

 

  办公室里,章峥岚看着手上的工作文档,心思却总是开小差,直到指尖烟烫到了手他才回过神来,不由低咒了一声,章峥岚把烟拧灭,眼前的资料也没耐心看了,一合随手扔在了一旁,他靠到椅背上,抬手按了按太阳穴,昨晚喝的酒不多,却让他一天都很难受。他不由想自己是未老先衰了还是怎么地,这么不济了? 

  秘书小何敲门进来,把几份文件夹放在他桌上,“章总,国哥他们走了,让我把这些文件拿给你,您一周之内给批示就行。”最近老板气压不对,都没人敢接近,“那章总我也下班了。” 

  章峥岚“恩”了一声,在秘书出去时,他忽然想到什么,问道:“对了小何,你家是在金色年华里吗?” 

  小何点头,“是的。” 

  他手指摩挲着扶手,最后起身道:“我送你回去吧?” 

  姑娘眨了眨眼,“您要送我?” 

  章峥岚已经拿起椅子背上的外套穿上,“有什么问题吗?” 

  小何笑道:“没有,我只是有点受宠若惊而已,受宠若惊。” 

  章峥岚走过来,拍拍她肩说:“那走吧。” 

  小何能坐好车而不用挤公交回家自然很乐意!两人下到停车场,在车上,小何姑娘忍不住夸赞了一番老板的车。章峥岚只是笑笑,说:“你男朋友要是不介意,以后我可以多送送你。” 

  “他当然不会介意,能省两块钱呢。”小何半开玩笑,“老板,您这算是员工福利吗?” 

  章峥岚笑着说:“你就当是我日行一善吧。” 

  在小区门口放下小何之后,章峥岚终于卸下笑容,心里不免自嘲,日行一善?呵,究竟是行善还是行恶?他觉得自己真是学不乖,一再犯傻,而且还是水平特低的那种! 

  车子在小区门口停了一会,之后他想起与阮静的饭约,再次看了一眼有人进出的门口,发动车子离开了。 

  

  章峥岚晚到了十分钟,他由侍应生带着过来,“Sorry,我迟到了。”他把外套脱了挂在椅背上,与阮静对面而坐。 

  阮静笑说:“迟到总比不到好。”然后又说:“师兄,我把喝茶改成吃饭,您不介意的吧?” 

  “没关系,吃饭实在一点。”章峥岚见四人桌位上只有他们两人,“你不是说还有朋友?” 

  “恩,刚服务生上茶的时候,不小心倒到了一些在她衣服上,她去洗手间吹干了。” 

  “哦。”章峥岚虚应了一声,他招来服务员说:“给我一杯普洱。” 

  阮静扬眉,“我还以为师兄你会更偏好咖啡呢。” 

  章峥岚笑笑,“这两天胃不大舒服。” 

  阮静忍不住挪揄,“听说成功人士多少都有点胃病的,果不其然。” 

  章峥岚摇头,“你这叫以偏概全,没见那些达官贵人都是体态雍容的吗。” 

  阮静捧腹不已。 

  两人说笑的时候,面朝着餐厅柜台后洗手间方位的阮静看到了走回来的人,“来了,水光。” 

  “不好意思,久等了。”温和带笑的声音,却让刚拿起茶杯喝茶的章峥岚僵硬了背脊,他轻轻放下茶杯,他抬头的动作很慢,怕太快了会打破他心中的所想。 

  “水光,这位是章峥岚章师兄,上次还跟你聊起过。” 

  对面坐下的人,看到他时脸上的惊诧并不比他小,他苦笑,是了,这表情太清楚,见到他是惊讶,是不愿,是退避。 

  场面静了下来,阮静感觉到气氛有些不同寻常,可一时也揣摩不出什么。此时有服务员经过,她拦住说:“waiter,我们点餐。” 

  有其他的人在场,章峥岚不愿把自己的情绪表露出来,他收了收表情,原本想笑,却发现有点难度。他又忍不住看了斜对面的人一眼。 

  水光低头坐着,避开与他的眼神相遇。若知道阮静约的另一个人是他,她想自己断然是不会来的。那是一场错误,那么又何必一再相见来平添难堪,忘记了,散了是最好的。 

  阮静点了两道菜,随后问另外两人。章峥岚将手上的菜单翻了一遍,他在吃的上是老手,此时却一样都挑不出,他把菜单递给斜对座的人。 

  水光没有接,只轻声道:“我不挑,你们点吧。” 

  章峥岚拿菜单的手稍稍收紧,他把菜单还给服务生,随口报了几样菜。 

  阮静笑道:“师兄是这的常客吧?” 

  章峥岚勉强扯了扯嘴角,“来过几次。” 

   

  在上菜的时候阮静去洗手间,终于只剩下两人。水光转着手中的杯子,她并不喜欢这样的单独相处。 

  章峥岚沉默了一会,才低声询问:“你要是不想看到我,我可以走。” 

  “不,不用……”水光心想,就算要走也不该是你走的。 

  章峥岚本是八面玲珑的人,可面对她却变得异常口拙。对面的女孩子一直是不急不躁,不卑不亢,却犹如一块最坚硬的磐石,你碰了会觉得冷,不去碰又压在心里沉甸甸的,进退维谷,不知如何是好? 

  阮静回来时菜已经上齐。她笑着说:“这餐厅效率倒是不差。” 

  吃饭的时候阮静见水光是用左手拿筷的,不由好奇道:“水光,你是左撇子啊?” 

  水光隐隐笑了一笑,“小的时候……跟一个人学的,后来就成习惯了。” 

  章峥岚看向她纤白的手,他想起那一次让她看手相,触及到的温度好像还依然留在指尖。他咳了咳转开头。 

  “师兄,讲起来我跟水光都是你的学妹,虽然关系远了点。” 

  “是么,那挺巧的。” 

   

  那天的晚餐在阮静的协调下,勉勉强强落了幕。出来的时候阿静有些头疼地说:“我还有一摊,在前面的酒吧,走过去就行了,师兄,要不你送水光回去吧?”虽然阮静或多或少察觉到了两人之间的一些暗涌,但当时并没有想太多,她只是担心水光的安全。 

  而萧水光想要拒绝,身边的人比她先一步道:“好的,那你路上也注意安全。” 

  阮静颔首,然后对水光说:“萧水光,我们后会有期。” 

  水光浅浅点头,“好,后会有期。” 

  阮静走后,水光原本想跟那人说自己回去,可对方已经轻轻碰了碰她的手臂,说:“走吧,晚上天凉,别着凉了。” 

  这样温柔的说辞让水光不


    本文网址:http://www.boquge.cn/txt/fengjing/31.html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 0
    • 0
    • 0
    • 0
    • 0
    • 0
    • 0
    • 0
    更多>>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