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站在桥上看风景_第6页_我站在桥上看风景_笔趣阁小说网
首页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我站在桥上看风景 > 正文

我站在桥上看风景_第6页

作者:顾西爵 来源:原创 日期:2018/3/21 20:18:21 人气:332 评论:0 标签:

由有些恍惚。他总是说水光,天冷了多穿点,别着凉。他说水光,晚上别看太晚的书,早上要起不来。他说水光啊,别跑太快,我在这里。他说…… 

  水光慢慢蹲下来,她用手捧住脸,有泪水滑过指间,她在哭,却没有任何声音。章峥岚一愣,他踟蹰地蹲下去,伸手抚过她的头发,伸到脑后,将她揽过来拥抱在怀里。 

  她的崩溃毫无预兆。他将她带到车上时她才渐渐平静了下来。 

  章峥岚翻箱倒柜找了一包未拆封的湿巾递给她,水光接过,说了声谢谢。 

  “要喝水吗?”他见车上的那瓶水是他喝过的,前面就有一家商店,章峥岚说:“我去买水,你等等。” 

  “不用了,谢谢。”水光的声音有点嘶哑,“谢谢你。” 

  一起一落又回到原有的轨迹,章峥岚搓了搓脸,“我……送你回去吧。” 

  “谢谢。” 

  章峥岚心想,我要的不是谢谢,从来就不是! 

  车子前行,一路无话。水光在小区门口下车,她转身说再见时,对方轻声地问了一句,“萧水光,那一晚对于你来说真的什么都不是吗?”。

10、

   萧水光站立在黑幕中,有风吹过她的头发,那句话在耳畔飘过,类似呢喃。她的双手垂在两侧微微抓紧衣角,他追究那一晚是出于何种原因她不想知道,可她只想把那一页翻过去,再不重提。 

  所以她说,“什么都不是。” 

 

  那天晚上水光回到家里,罗智刚从浴室出来,看到她,不由问道:“怎么了?一副心神恍惚的样子,饭吃了吗?” 

  “恩,我有点累,先睡了。”水光进了房间,她走到床边坐下,看着窗外的夜幕,那人,就这样了吧。不管过去如何,从今往后,以前的种种都譬如昨日死。更何况,他们之间也本没有什么。 

  水光那一夜睡得很不稳,作了梦,梦里面朦朦胧胧一片看不真切,她只记得自己一直在一条路上走,看不到尽头,也回不去。 

 

  隔天中午章峥岚去公司,脸色难看到极点,一路进办公室咳嗽也没有停过。小何见状马上起身去泡茶,心里琢磨着老板昨天送她回家的时候还好好的,怎么才一晚上就跟病入膏肓似的了? 

  此时大国他们也在交头接耳,“不对劲哪,从没见过老大这状态。” 

  “该不会是咱们公司有嘛危机了吧?” 

  “手头事情做都做不完,有危机也是捧着大把钱早死的危机!” 

  一名黑客提议,“要不我查查老大的私人电脑看看,说不准能找到什么线索?” 

  阮旗骂了句“神经”,“你进得了他的防火墙,我今年的奖金双手奉上!别到时候偷鸡不成蚀把米,累及咱们全体周末无休。” 

  这时已经从老总办公室送完茶出来的小何,苦着脸宣布,“头儿说今晚加班。” 

  刹那哀叫声此起彼伏,纷纷骂阮旗“乌鸦嘴”! 

 

  章峥岚坐在办公室里,烟一根一根地抽,可抽得越多咳得越厉害,越难受,然而不抽更难受。 

  直到内线电话响起,他伸出夹着烟的手按了免提键,秘书小何说:“老板,周先生来了。” 

  章峥岚按灭了香烟,揉了揉脸,“请他进来吧。”他起身去窗户边去把窗都打开,让风吹入散去里面的烟味。 

  来人曲起两指意思地敲了敲门,“章总,有空接见我这老同学吗?” 

  章峥岚勾勾嘴唇,伸手示意他,“坐。” 

  周建明笑着走到办公桌前的皮椅上坐下,看到桌面上烟灰缸里的烟蒂,不免摇头,“这么抽烟,你就不怕自己得肺癌?” 

  章峥岚已经按下内线让秘书送两杯咖啡进来,才说:“戒不了,就抽着吧。有什么事,还特意跑来一趟?” 

  对方笑道:“你的前任女朋友回国了,她让我来约你吃饭呢。我昨晚上跟你打电话,你‘恩’了两声就挂了,我怕你没听清楚,就亲自再跑一趟,免得没约到你,那谁拿我开刷。” 

  章峥岚停了停,“谁?” 

  周建明无语,“章峥岚,你这话说出来真不怕天打雷劈啊!人家挂念了你两年多,回国第一件事就问我你的动向,听说你没女朋友马上要求约你吃饭,其心不言而喻。” 

  章峥岚觉得自己真是……脑子混了,他按了按眉心,“别瞎讲。江裕如回来了?怎么她没跟我打电话?” 

  “人家姑娘不好意思打直球呗。说真的,你们当年好端端地怎么就突然掰了?裕如说是她有错在先,可我怎么看怎么不是,江裕如走的时候泪洒机场,你就抽了支烟,回头说了句‘一路顺风’,完了,是人都觉得是你辜负了她。” 

  之后小何进来送了咖啡。章峥岚端起咖啡杯抿了一口,才慢慢说:“裕如她回来了,那就一起吃顿饭吧,我做东。” 

  “行啊。”周建明笑道:“就等着你这句话呢!”说完也拿起咖啡喝了一口,直夸章总这里货就是好。 

  周建明走后,章峥岚俯身从抽屉里拿出感冒药过了水,杂七杂八的也不想了,开始做事。 

  不过讲起江裕如跟他的关系,跟周建明一样同是大学同学,至于后来两人交往,主要是在毕业后的几次聚餐上,双方大学时没意向,反倒是出社会后“情投意合”了,两人性格很合,聊得来,家庭背景、受教育程度相当,兴趣又相投,自然而然就走到了一块,有一度也曾经考虑过结婚,毕竟两人年纪也不小了,家里老人也都在催,所以觉着结婚也没差。不过最后以江裕如出国告终。章峥岚说,“行,一路顺风。” 

  江裕如说:“章峥岚啊章峥岚,我起初怀疑你跟我在一起是因为我符合你爹妈的要求,现在我算是明白了,原来真是这样!” 

  章峥岚笑道:“我舍不得也没办法啊,你要去找你的初恋,我总不能多加阻拦,破坏一份真正两情相悦的感情。” 

  江裕如哭笑不得,说:“真不知将来谁能抓住你这名浪子。” 

 

  章峥岚这天自己也觉得工作效率实在不高,下午索性把事情交代了一下,就去医院挂了一瓶点滴,晚上如约到了饭店,他把车停好刚下来就被人从身后抱住了,“亲爱的,我想你了。天天想,夜夜想,想得都快成紫薇了。” 

  章峥岚微微一扬眉,回身就见到江裕如一张笑脸,然后说:“裕如,你胖了?” 

  江裕如一愣,握拳打了他一记,“你怎么说话的?” 

  后面的周建明哈哈大笑,“章总,你不知道女人三不能说吗?年龄,体重,学识。” 

  江裕如说:“怎么还学识了?本姑娘的学识可不比你们差啊。” 

  “行行,您是才女,美女,青春美少女!”三人说着进了饭店。当天的晚餐除了章峥岚,周建明,江裕如,后来还过来了几名老同学,都是熟门熟路的,所以吃得很随意。 

  期间有人过来跟章峥岚喝酒,“峥岚,怎么就喝茶呢?来来,干一杯!” 

  章峥岚摆手,“喝不了,没见我喉咙都哑了吗?” 

  周建明笑道:“早发现了。峥岚,你这是积劳成疾呢还是为情所伤?” 

  章峥岚懒洋洋道:“就一感冒,你也能说那么多。” 

  周建明嘿嘿笑,“人都这么讲的,当然如果是你章峥岚的话不可能是积劳成疾更不能是为情所伤了。” 

  有人附和说:“那是!峥岚可是咱们院出去的王牌,才华所向披靡,至于风流倜傥那更是不在话下了!” 

  江裕如摇头,“我说你们,阿谀奉承,恶心不恶心?” 

  有男同志立马答:“不恶心。峥岚,你公司缺不缺人,我最近刚辞职,要不老大您收留我吧?” 

  章峥岚耸肩,“行啊。” 

  大家起哄的时候,章峥岚低头看了看桌子下的手机,江裕如靠过来说:“我看你拿手机看好几回了?暗度陈仓着谁呢?” 

  章峥岚笑着将手机放回衣袋里,说:“看时间而已。” 

  江裕如盯了他好一会,说:“峥岚,我觉得你变了。” 

  章峥岚放松地靠在椅子背上,“哦?哪变了?” 

  江裕如摇头,“说不上来,感觉上……变了一些。” 

  旁边人看到他们交谈,忍不住逗道:“两旧情人说什么呢?是不是打算重修旧好了啊?” 

  江裕如“啧”了声,“章峥岚我可是体验过了,这段数太高,驾驭不了,咱有自知之明!” 

  周建明也说:“峥岚女朋友确实换得勤,上次是艾美还是谁?我都还没记住呢就成薇薇安了。” 

  在周围人笑闹的时候,章峥岚无可奈何地笑了笑,“行了啊,别诽谤我名声。” 

 

  一顿饭吃到了八点多,章峥岚离开饭店的时候,周建明他们还要去唱K,他推脱了,“今天我就算了,头昏脑胀,你们去吧,回头把账单寄给我就行了。” 

  众人见他没多少兴致,而且脸色也确实不好,就没强迫,万分感谢章boss埋单之后,与他挥手道别。江裕如走时说:“峥岚,我们再约。” 

  章峥岚拍拍她手臂,“行。” 

  章峥岚上了车,在车上呆了好久才发动车子。 

  

  萧水光洗完了澡,她去厨房倒了水喝。罗智还没有回来,水光把凉却的饭菜包了保鲜膜放进冰箱,然后把垃圾打了结,到房间拿了外套披上,打算出门扔垃圾。她刚开门出去就感觉到前方昏暗的过道上坐着人,水光吓了一跳,她退后一步,通过朦胧的月光她看清了那人。 

  而对方缓缓站起身,只是走上一步就与她近在咫尺。他额前的发丝有几缕垂落,眉心皱着,面色看起来有些倦怠。 

  水光一时不知如何应对,僵立在原地,章峥岚探出手,双手轻轻抓住她的袖边,头慢慢靠到她的肩膀上,他说,“萧水光,你说的不算。”  

11、

    罗智回来的时候,在楼梯上与走下来的人迎面碰见,不由愣了一愣,“章总?” 

  章峥岚点了点头,从他身边经过,径直下了楼。罗智又回头看了一眼,心说,国哥公司的老板怎么会在这里?他进家门就忍不住道:“我刚才竟然在我们楼里看到国哥他公司的老总了。” 

  正站在桌边倒水的萧水光,手上的动作停了停,她含糊“恩”了一声,才回头说:“回来了?晚饭我准备了你的,放在冰箱里,你没吃的话拿出来热一下就能吃了。” 

  罗智说已经吃过了,他走到水光身边也翻起一只玻璃杯倒了杯水喝了一大口,“累死小爷我了,工作初期什么事都要亲力亲为,跟打仗似的!”说到这里,罗智笑问:“宝贝,你要不要干脆去我那帮忙得了?你看,我也缺人手,你也要找工作,还不如跟着哥哥干有肉吃。” 

  水光摇头,“我学的又不是设计,你那的工作我做不来。” 

  “这年头有多少人工作是专业对口的,再说了,你专业是计算机,设计主要也是从软件方面着手的,以你的聪明才智很容易就能融会贯通了。” 

  水光不为所动,依然拒绝道:“不了,我还是自己找吧。” 

  罗智郁闷,他这哥哥当的是完全没威信没号召力还是怎么地?最后只能叹息道:“那行,如果有困难了,随时欢迎来投奔哥哥的怀抱!” 

  两人说完之后,罗智就进浴室冲澡了。 

  水光坐在餐桌前,转着手中的玻璃杯,她不明白,那人究竟意欲为何? 

  他似乎有名有利,又是年少得志,应该无所或缺,何必跟她纠缠不清?他跟她说到底就是一场露水姻缘,天亮了也就该散了。可是今天这样的发展……水光微微皱眉,应该如何是好? 

   

  次日清晨,水光接到了大学室友林佳佳的电话。电话那头的人声音听上去浑浑噩噩,不甚清楚。 

  水光问清了地址,她赶到娱乐城时,那片在深夜时分灯红酒绿、歌舞升平的场所此时已然沉寂了下来,偶尔有人从里面出来,面上带着通宵的疲倦,水光再度给林佳佳打电话那边却没人接听了。她心中担忧,这座娱乐城她没有来过,但曾听以前单位的同事说起,这里原是一名马来商人投资的,后来因为债务问题转手给了什么道上的人,现在里面除了经营餐厅,酒吧,KTV这些正规的,还多了一些隐秘的活动场所。 

  这时佳佳打来了电话,口齿不清地说:“水光,你来了吗?我在四楼,四楼的KTV……” 

  水光依言上了四楼,刚出电梯门就有侍应生上来跟她说:“你是林小姐的朋友吧?我带你去她的包厢。” 

 

  KTV的过道上,灯光不是太明亮,水光依稀看到一些包厢里还有人在,那些玩了一晚上的人横七竖八地躺在沙发上,她记得自己大学时期也跟室友通宵唱过歌,说是买乐,其实那感觉并不好受。 

  水光在记弯弯曲曲的路时,望到前方一处很昏暗的角落里有一对纠缠的身影,她并没有窥视的意思,所以马上移开视线,在别开头时,那暗处的男人也望来一眼,与她不经意的对视了一秒,随即他拉着身边的女人进入身后的包厢。 

 

  那一秒水光感觉到了对方的不友善。 

  又经过了一道弯,那名工作人员终于在一扇门口停下,说就是这里了,水光道过谢,她推门进去,里面酒味很浓,大屏幕上还在放歌,是张惠妹的《剪爱》,但关了声响。 

 

  水光在跳动的光线中找到窝在沙发角落里的林佳佳,她跨过地上横着的两人,走过去拍拍佳佳的脸,“喂,醒醒。” 

  林佳佳艰难地睁开眼睛,“水光……你来了。” 

  水光皱眉,那酒气能醉倒一头牛了。她把林佳佳扶起,后者醉醺醺地靠在她身上,还不忘跟地上的人挥手道别,“我朋友来了,我走了,下次再喝。” 

  那些人模模糊糊的嗯啊的几声,水光小心地避开踩到他们,拖着人走出去。 

 

  有服务生上来帮忙,见那客人实在意识不清,来领人的又是小姑娘,便就近扶进了旁边专门供内部人员使用的电梯,水光道过谢,当电梯门合上时,她才感觉到身后侧有别的人,她下意识侧头,那人直视着前方,面无表情,水光只看了一眼就回过头,但她的敏锐也让她认出了这人是之前在那过道上遇到的男人。 

  水光微微低头,不想引起注意,身边的佳佳嘀咕着,“水光……到家了吗?” 

  “没。” 

  “哦……水光宝宝……谢谢你啊……”林佳佳说着身子又要滑下去,水光把她扶起,她又咯咯笑道:“水光啊,我会好好养你家爱德华的……” 

  水光“恩”了一声,林佳佳又咕咕哝哝了一阵,水光也听不清楚她在说什么。电梯终于下到一楼,那男人先行走出电梯。 

 

  萧水光扶着林佳佳出去时才发现这是娱乐城后面的街了。 

  

  这时间段这条狭窄的单行道上来往的人并不多,出租车更是少。水光在等车的片刻里,无可避免地看到一辆黑色轿车驶过她旁边,而就当它要过去时,林佳佳突然捂嘴干呕了两声,身子失控地往前冲去,水光一颗心吊在嗓子眼,她伸手去抓,但已来不及,林佳佳被车门带了一记摔在了地上。 

  “佳佳!” 

  同一时间黑色的轿车也踩了急刹车。水光飞跑上去察看林佳佳的伤势,佳佳痛苦的呻吟,有血从额角流下。 

  这时车上的人也下来了,看到这样的情形,眉宇紧皱,最后他说:“上车。” 

  水光抬头,他的表情很清晰地表明着他不想招这种事,但他还是说:“先送她去医院。” 

  林佳佳已经被突然的疼痛弄得大半清醒了,虽然朦朦胧胧但也知道发生了什么,她虚指着前方的男人说:“你不许走……撞了我……妈的,赔钱!” 

  对方脸色阴沉下来,眼神闪过鄙夷,水光知道他把她们当成了讹钱的人。 

  水光向来是正直认真的人,被这样误解心里不免有些难堪,但此刻这条街上没有一辆出租车经过,而佳佳的伤口处一直在流血,她只能低声请求,“麻烦你送我们去医院……” 

  对方没有立刻答复,当水光以为他要转身走的时候,他冷声道:“上车吧。” 

  水光道了声“谢谢”,她吃力地将林佳佳扶起来,那男人犹豫了一下,出手帮忙把人放在了后座。 

  一路过去,车厢内无人说话,佳佳也难受地没精力再想找人“赔钱”,水光听她嘴里一直说着疼,心中焦急,幸好很快到了医院。水光扶林佳佳下车时,那男人拿出一千块给她,“我想你清楚,这意外权责并不在我。” 

  而他给钱,是施舍。 

  水光咬了咬唇,“不用。” 

  等林佳佳进了医疗室包扎,水光这才落坐在走廊里的椅子上稍作休息。 

  她闭上眼睛,心想,今天可真是糟糕的一天。 

   

  中午的时候秘书来敲门,询问正批示文件的老板午餐是不是跟大国他们一起去外面吃,还是帮他单独订餐? 

  章铮岚头也没抬,说:“我还有事要出去,你不用帮我定了。” 

  小何忍不住“咦”了一声,开玩笑说:“老板,您最近的作息,不知道的还以为您赶着点跟情人约会呢?” 

 

  章铮岚手一顿,心想,是啊,我这是要去干吗?又没有人约,他烦躁地揉了揉头发,“算了,你跟大国说,午饭我跟他们一道过去。” 

  “呃……好的。” 

  秘书出去后,章铮岚起身,在办公室里走了两圈,想抽烟,又克制住了,最后跌在会客的沙发上,他不由又想起昨天晚上自己做的事情,双手撑住脸,絮絮低语,“真是要命……” 

  

  当天中午跟大国吃饭的人,除了公司的两名工程师,还有大国的一名死党,这人章铮岚是认识的,以前一起喝过几次酒,另一人是罗智,这让章老大意外了一下,也稍微情绪波动了一下。 

  章铮岚之后知道罗智在跟大国的朋友合作开公司,大国是中间人,也投资了点钱进去,不过是小数目,大国说他是无产阶级,然后转头问大资本家,“头儿,你要不要也参与参与?” 

  章铮岚对这类跨行投资一向是没多大兴趣的,不过今天倒难得开了口,说:“你们公司注册资金多少?有多少员工了?” 

 

  他看的是罗智,所以后者认真答道:“章总,你要有兴趣的话,我可以做一份简单的报告发给你过目一下,至于员工目前招了五名,打算过段时间公司正式进入轨道之后再扩招。” 

  章铮岚颔首说:“好。” 

  罗智不解,旁边的大国已经眉开眼笑地拍他肩,“老大说‘好’那就是没问题了!恭喜你,头儿那绝对是大股东。” 

 

  罗智确实挺受宠若


    本文网址:http://www.boquge.cn/txt/fengjing/32.html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 0
    • 0
    • 0
    • 0
    • 0
    • 0
    • 0
    • 0
    更多>>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