挽香月_第6页_挽香月_笔趣阁小说网
首页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挽香月 > 正文

挽香月_第6页

作者:黑颜 来源:原创 日期:2018/3/26 19:40:41 人气:332 评论:0 标签:黑颜 挽香月

他打落悬崖时的迷茫眼神,以她简单朴实的头脑,想必直到死也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吧。

  一股郁气倏然堵在胸口,压得他几乎无法喘息。而寒意,在幻想的情欲冷却后,再一次侵骨而入。

  凤雁北裹紧被子瑟瑟地抖着,脑海中闪过一个又一个的人,害他落到此等地步仍逍遥自在的燕子叽,已被他用药物控制住的皇兄,还有始终跟随着他的亲妹莫商……

  他不是一个容易将别人放在心上的人,但是一旦将那人放上心头,便是全心全意地付出,因此,对着一再伤他的燕子叽,他始终无法彻底狠下心,所以才会有这次的可怕遭遇。

  以后,燕子叽再不会有任何机会了。

  ******

  半年后,北国发生了一件震惊天下的事。

  燕南候意图谋反,被诛九族。一夕间,风云变动,曾睥睨天下的燕子叽成为丧家之犬,四处遭到通缉。而原与汉南并肩称雄天下的北国,也因少了这顶梁之柱,而在国势上大不如前,自再无力与如日中天的汉南同立于霸主的地位。

  “找到人了吗?”掌心把握着一杯香茶,凤雁北倚栏而坐,目光落在波光潋滟的湖面上,淡淡问。

  阿大垂手恭立对面,“回主子,兴安传来消息,在一家妓院发现燕子叽的踪迹,月河他们已经赶过去了。”

  “嗯。”凤雁北脸上不见任何情绪波动,手心杯举到唇边,一口饮下。清冽馥郁的茶水入喉,唇齿间尽是回香。“让青双进来。”

  阿大应声倒退而出。半刻后,门被叩响,凤雁北收回目光,看向那推门而入的绝色美人。

  “奴婢青双见过王爷。”女子行至近前,盈盈一礼,抬起头,曾经的冷若冰霜早已不见,代之而起的是,无法掩饰的痴迷。

  她原被燕子叽救出,然又于三月前再次闯入五王府行刺凤雁北。只是这一次,她自己心里明白,完全是借口。她想见他,想到日夜难眠。自第一次行刺他不成,而被他抱在怀里那一刻起,她的心就陷溺在了他温柔而漫不经心的笑里。

  所以,即使明知他无心于己,她仍然没用地臣服在了他的脚下。

  “丫头。”凤雁北一把将青双拉进自己的怀,看着她的粉脸染上红霞,“给我杀了燕子叽。”他的声音清冷,在青双震惊地抬起眼看向他时,狠狠地吻住她的樱唇,肆意地怜爱。

  即使落到平阳,燕子叽仍然是一头老虎,想要杀他,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何况,也应该让他尝尝被亲近的人背叛的滋味了。

  半晌,唇分,凤雁北看着如软泥般瘫在自己怀里的女子,有瞬间的恍惚。他,好像没有吻过那个女人……

  “好。”第一次被心爱的男子如此亲怜蜜爱,青双整颗芳心几乎都要融化在他的柔情中,突然明白,如果能得到他的欢心,即使让她去死她也甘愿,何况只是去杀一个人。这时,于她来说,杀谁,都不重要了。

  甩开脑子里莫名其妙的想法,凤雁北唇角露出一抹满意的笑,放开青双。“去吧,我等你回来。”有的时候,对着女人要适当的呵哄才有用。

  “是。”青双眷念地看了心上人比自己还要美丽的俊脸一眼,不舍地退了出去。她满心希望地以为,只要完成了他的吩咐,就一定可以得到他的喜爱。

  阿大悄无声息地走了进来。

  “跟上她,不准出任何差错。”茶水从壶口落进杯中,水雾袅袅,带着扑鼻的清香。

  阿大离开,门掩上,雅阁里恢复了初时的安静。

  凤雁北只手撑头倚向窗框,半阖着眼,手中把玩着精致的朱砂杯,神态悠然自得,方才发生的小小插曲似乎一点也没有影响到他。

  静,无比的静。

  鼻尖萦绕着淡淡的兰花香,让人只想沉溺其中不愿醒来。难怪这家酒楼如此出名,雅间敢要到十两金,只是这香,便值了。

  慵懒地倚在窗棂上,他弯起唇,为这想法吃吃地笑。

  这里很暖和,比王府暖。

  凤雁北不由自主依着窗框小憩起来,那一头乌黑柔亮的青丝披散在雪白的衣上,鲜红的眉心痣在夕阳照耀下显得分外妖娆。

  ******

  同一时间,靠近燕都的陌阳城外,四月才转暖,还下着初春的雨。

  河边,一个瘦小的女人挽着裤子双脚踩在仍刺骨的水中,正冒雨洗着衣服。她的脚边石上,堆积的衣服直到那膝盖骨有些外突的腿弯处,而岸上的木盆中,已装了大半盆清洗过的,显然她站在这里已有一段时间了。

  “阿水,这里还有。你洗完再回来吧,我给你留着饭。”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女撑着伞走过来,将另一只手抱着的衣服丢在女人人的脚边,笑容满面地道。

  叫阿水的女人看了眼那堆女子的衫裙,嗯了一声,没有再说其它。她自然知道那是少女自己的衣服,不过反正都是洗,也难得计较。何况她的腿已经没有感觉了,再多站一会儿也没什么大碍。

  少女没再看阿水一眼,转身走了。

  阿水蹲着,无暇顾忌手上被冻裂的伤口在水中泡得泛白,还浸出点点血丝,只是埋头卖力地洗着。雨丝虽然不大,但是在其中站久了,依然浸透了她的衣服。湿发贴着她苍白的脸,不知是汗还是雨水,顺着发梢一滴一滴落在水中。

  她的额角,一道触目惊心的疤痕直探进发际,显示着她是一个从鬼门关前走过一道的人。

  直到天黑,阿水才洗完所有的衣服。当她从水中上岸时,已无法站稳,硬是直直摔倒在地上。很久后被冻醒,像什么事也没发生过般穿上鞋袜,吃力地端着衣服一瘸一拐地回到本村土财主为积阴德所修的的善堂,一个专门收容无家可归之人的地方。

  桌子上摆着少女给她留的两个黑馍馍,和一根腌萝卜,早已变得冷硬。

  她的手红肿开裂,使不了筷子,只好就这样拿起来啃。

  人的命有的时候很贱。从那样高的地方掉下去,在寒冷湍急的河中漂了那样长的时间,除了差点废掉一条腿外,竟然没有其他大碍。

  喝了口冷水,将干硬如石的馍冲下肚,阿水这才起身换下身上的湿衣。

  真贱!当她看到那个仍套在手腕上已被水泡得变了形的灯草芯手环时,不由啐了自己一口 .

  如果没人将她捞起来,也许她会死吧。钻进冰冷的薄被中,耳中听着大通铺上其他人熟睡的呼吸声,双眼瞪着黑漆漆的屋顶,她想。

  傻子阿桂。脑海中浮起一个女人轻蔑的叫唤声,她心中有些哽,可是眼睛干干的,没有办法用泪水冲掉那种感觉。

  她的确是一个傻子。

  傻子好啊。过一天就算一天,什么也别想了吧。在脑子里浮起另一张面孔前,她赶紧阻止自己。

  别想了,别想天上的月亮,也别想江南的柳

  第六章

  又打仗了。

  当燕子叽死在妓女肚皮上的消息传遍天下时,汉南突然举兵北上,泽卫,莫氏两国分别于西南,东北响应,同时攻打北国,意图将之刮分。

  尔时北国正值新旧权力交替的时刻,人心涣散,遇此骤变,立时闹了个手忙脚乱。

  或许是牵怒,凤雁北对整个北国都充满恨意,在逃出其地界那一刻曾回头发誓,要将之踏平。于是先设计利用北国皇帝除去燕子叽,次以利相诱泽卫莫氏两国,共讨其域。

  因此,凡凤雁北所率铁蹄踏过之处,几乎寸草不留。北人闻风丧胆,扶老携幼亡命而逃。

  去了燕子叽,天下已无凤雁北可惧之人,其军威如日中天,一路势如破竹,直逼北国燕都。

  ******

  每天天未亮,阿水便要爬起来,推着简陋的家什走上大半时辰的路去城里卖煎饼果子。虽然住在善堂,但是他们仍然要靠自己的双手吃饭,同时养活里面一些没有劳动能力的老人和孩子。

  陌阳城不大,不过由于靠近国都,南来北往的行脚商很多,所以做点小生意也勉强能糊口。

  这一天早晨,天边竟然一改往日的阴霾,露出了许久不见的霞光。

  阿水撑着痛了一夜的腿,刚把火炉生起,便有人来买早餐。她利落地上锅,下油,调面,一时之间,盈鼻的油香味顿时飘得整条街都是。

  也许是天气好,早起的人多了,她的生意也跟着比往日好了许多。太阳还在城外的山头上挂着,带来的面和馅料却已卖得差不多。

  人少的时候,她就坐在带来的凳子上,让疼痛的腿休息一下。看着来来去去的行人,便想着就这样在异乡过一辈子吧。

  “阿水,把剩下的面全做了,给我送过来。”对面正在卖肉的张屠夫一边给人砍着腰肋肉,一边冲着这边喊。他每天都是最后一个要的,无论阿水剩多少,他都会要完。

  所有人都说张屠夫看上了阿水,不然谁会天天早餐都吃煎饼果子。话说回来,阿水倒是个勤快的女人,只是不太会说话,跟个哑巴似的。这样的女人娶回家,闷也要闷死了。不过张屠夫喜欢,谁管得着呢。

  从阿水的煎饼摊子到对面的肉摊也就五十来步的距离,当阿水将剩下的料做成四个煎饼果子,用油纸包了拿着正穿过大街时,急骤的蹄声突然从东门那边传来。

  宁静的清晨被惊心动魄地划破,太平日子过得太久了的人们连一点危机意识也没升起,只是习惯性地散往街道两旁,好奇地往蹄声传来的方向看去。他们知道打仗了,可是,那对于他们来说似乎是很遥远的事,平静而富足的生活会一直跟随着他们,即使是死亡也遥远得仿佛永远都不会到来。

  阿水不自觉站住,木然看向街的另一头。她和他们不一样,她在军营中呆了六年,能嗅出空气中战争的气味。

  旭日照射下,数千匹战骑潮水般涌进城门,散往各个支道,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控制了整个陌阳城。谁也想不到,城守会连做做样子抵抗一下也没有,便将陌阳拱手相让给汉南。

  人们目瞪口呆地看着突然冒出来的军队,茫然不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近百骑直直穿过人潮汹涌的大街,往西门急驰而来,铠甲反射着日光,灼人眼眸。独为首一人红马白袍,黑发飞扬,高傲似神,诡艳似妖。

  阿水呼吸一窒,匆忙别头往街边跑去。谁知腿疾竟在此刻发作,剧痛中一个趔趄,向前蓦然扑倒,手中煎饼散落一地。围观人们惊呼出声,眼看着马骑就要近前,却无人伸手拉她一把。

  没有期待别人会帮自己,阿水咬紧牙挣扎着往路边爬去。她毫不怀疑,如果她不闪开,那铁蹄定会从她的身上踏过去。

  “阿水……”就在心慌意乱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突然响起,张屠夫冲出人群,几乎是半抱半拖地将她扯离大街,让她侥幸躲过了一难。

     带着马匹臊气的风刮过人们的脸庞,高大的骏马,剽悍的战士所形成的强大气势几乎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出乎所有人意料的,驰出一段距离时,那为首之人突然抬手做了个停止的手势,所有骑士立时勒紧手上缰绳强硬地控制住疾跑中的战马。一时之间,战马扬蹄而起,长嘶之声响彻长街。

  仍站在街两旁原本是看热闹的人们心中都不由忐忑起来,即使再迟钝,也知道这些战骑来得不寻常。他们早就听过其他地方的战事,听过那些让人肝胆俱寒的传言,只是一直认为那不过是寻常的边疆战事罢了,怎么也连累不到这天子脚下。所以当这与平时城中兵士不同的战士硬生生闯入他们平静的生活时,在做梦般不实的感觉中,一股陌生的恐惧终于开始刺向他们的心脏。

  只见为首那神般的白袍人物调转马头,身后战骑立时让出一条道来。穿过其中,他轻缓地踱到仍紧抱着阿水一脸紧张的张屠夫面前,居高临下地俯视他们。

  “香桂。”半晌,他悠然低吟,目光清冷地看着脸色瞬间变得灰败的女人。

  没死。很好,老天爷这个玩笑可开得大了。

  ******

  阿水,也就是死里逃生的香桂站在凤雁北的帅帐中心,低垂着头,看着脚下的厚毡,心中一片茫然。

  有的事情不想,日子便能照过。想,便是逼自己去死。她不想死,所以从来不让自己去想太多。人们都说,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她是不是做错了什么?

  “你的命很大。”凤雁北眯眼打量了她半晌,才悠悠道。他怎么也想不到在那样恶劣的条件下,她仍然能活下来。不得不说,活得越低贱的人,命越硬。

  香桂没有回答,也没有看他。自被善堂的老人救起来后,原本话就不多的她基本上已不大说话了。

  “在燕南候府的事,你和哪些人说过?”温柔地摩挲着拇指上的青铜班指,凤雁北盯着她的头顶状似随意地问。

  香桂闻言,好一会儿,就在凤雁北耐性将失时,才有所反应。她慢慢地抬起头,见面以来第一次正视座上的男人。那个曾被她当成天上月亮一样仰望的存在。只是,双眼中再没有了以往的暖。

  摇了摇头,她又垂下了脑袋。她连想都不敢去想,又怎么会和人说。

  “为什么……”她以为自己不会问,不会说,谁知仍不由自主开了久闭的口。这个为什么,在她的脑子里盘旋了半年多,压得她几乎喘不过气,如今吐了出来,答案是什么,似乎也并不是那么重要。

  凤雁北胸口一窒,他自然知道她问的为什么是指什么。“你活着,我难安。”他大可不必回答的。思及此,他有些恼。

  原来是这样。香桂的头垂得更低了,手下意识地去摸那个变形的手环,心中叹了口气。

  “是不是很后悔救了我?”见她不怒不骂不指责,凤雁北反而更恼,站起身来到香桂面前,伸手掐住她的下巴抬了起来。

  香桂沉默地与他对视,稍稍摇了下头表明自己的意思,没挣脱他的手,也没避开他凌厉的眼神。

  后悔?不,她从来没有想过。她知道,如果一切从来,她依然不会弃他于不顾。她并非舍己为人的圣人,只是因为,他在她心中,毕竟与别人不一样。

  自经历过那场劫难后,没有一个人能如香桂这般与他无惧地对视。她眼中的坦荡,仿佛一根鞭子狠狠地抽在凤雁北的心上,像沾到了什么污秽之物般,他大手一扬,将香桂甩了出去。

  香桂的脚本来就不好使,如此一来,连站稳也难,嘭地一声,摔倒在了地上。还好地毡厚实,摔得不是很痛。只是腿的问题,一时半会儿也爬不起来。

  凤雁北眼中浮起阴鸷的光芒,踏前一步,在她面前蹲下。俯视着那张没什么血色的脸,“你住哪里?”如果有可能,他打算把半年来一切与她接触过的人都铲除干净,以免留下隐患。

  察觉到他眼中的杀机,香桂心中一紧,隐约猜到了他的意图。咬了咬牙,她知道即使自己不说,他也有本事查出来。这半年来,她的日子虽然不好过,但是总也有那么一些人对她好,她怎能牵累他们?

  “我没对任何人说过……求你别去找他们……”她无法再去顾虑是否会触怒他,蓦地伸手抓住他的袖子,急切地解释。

  一抹轻鄙的笑浮上唇角,“求我,你凭什……”凤雁北的话因看到她额角深入发际的疤痕而嘎然停止。

  “我凭什么相信你?”他改口,知道自己终于还是不能对她曾救过自己的事无动于衷,不能忘记她坠崖时的迷茫眼神。这些在过去半年就像恶梦一样时刻侵扰着他,让他无法安睡。

  香桂张了张口,却没说出一个字。他凭什么相信她?凭什么……

  凤雁北笑,再次掐住她的下颏抬高,看着那双一直沉默的眼失去了镇定。

  “我倒是有办法……”他的声音突然变得温柔无比,像是对着情人的低喃。

  香桂不由自主对上他闪烁着奇异光芒的眼,心中蓦地一片迷茫。

  香桂醒来时,发现自己睡在一处行军帐内,身上盖着毯子。已经快五月了,帐内却仍放着火盆,热如炎夏。脑海中有瞬间的空白,随即她忆起自己是在凤雁北的帅帐内。

  自上次与他自燕南候府逃离时失足落下山崖,距今已经半年多了,没想到两人还有相见的机会。按理,见到他,她应该很开心才对,但是……

  伸手抚上胸口,那里异常的平静让她觉得自己好像遗忘了些什么东西,但细想又想不起来。

  帐内太热,香桂摇了摇头,甩开那莫名其妙的想法,掀毯坐了起来。直到接触微凉的空气,这才发现自己头额手心竟然都泌出了一层薄汗。

  怎么会在这里糊里糊涂睡着呢?她有些疑惑,打量了下空无一人的帐篷,心中隐隐觉得不大妥当。坐立难安地呆了大约半个时辰,一直也不见人来,她不由自主地往帐门走去。

  凤爷把她带到他城外的军营中是做什么呢?这会儿香桂才想到这个问题,可是睡着之前的记忆模模糊糊的,怎么也抓不住。依稀间,她察觉到自己在想起凤雁北时,除了以往的痴慕外,似乎还有一种说不出的恐惧。

  也许是因为他杀地牢看守那一幕给她的印象太深吧。她如此对自己解释。然而不管自己是否曾经和他共患过难,她都没有理由赖在这里不走。

  “姑娘,请止步。”帐外站着两排手持铁戟的兵卫,香桂刚探出头,便被交叉的铁戟给止住了。

  以前都是住在营妓专门的营房中,香桂何尝真正见识过军营中的阵仗,被这样气势地一喝,立时吓得又缩了回去,规规矩矩地坐在开始睡的地方,心怦怦地直跳。

  大约又过了个把时辰,帐外终于传来了脚步声,尔时夜幕已经降临,没有点灯的帐内完全被黑暗笼罩,只有火盆中的碳块散发出明暗不定的红光,却对视物毫无帮助。

  被热气熏得昏昏欲睡的香桂闻脚步声,精神一振,抬起头往帐门处看去。

  帐帘被掀起,明亮的火光立时透了进来,一直处于黑暗中的香桂不适应地用手挡了下眼。几个兵士走了进来,点灯的点灯,抬水的抬水,铺床的铺床,各做各的事,谁也没理会坐在角落大气也不敢出一口的女人。

  等他们都走后,香桂才悄悄松了口气,看着那冒着热气的大浴桶,她大约能猜到那水是为凤雁北准备的,看来他很快就要来了。想到此,竟莫名有些紧张,一整天未进食的胃饿得抽痛起来。

  果然,片刻之后,脚步声再响,一身白袍的凤雁北撩起帐帘走了进来。

  看见他,香桂无措地站了起来。“凤爷……”她想问他,自己是不是可以走了,却在接触到他清冷的目光时,又硬生生把到口的话吞了下去。

  “你以后就跟着我。”凤雁北一边走向浴桶,一边扯开自己的腰带,没有再看她。“有没有什么要紧的东西落下?我让人去给你取。”

  香桂张了张嘴,结果只吐出一个字,“没。”她心中其实很不安,只是,潜意识中知道如果拒绝的话,会惹怒他,引


    本文网址:http://www.boquge.cn/txt/wanxiangyue/101.html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 0
    • 0
    • 0
    • 0
    • 0
    • 0
    • 0
    • 0
    上一篇: 挽香月_第5页
    更多>>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