挽香月_第9页_挽香月_笔趣阁小说网
首页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挽香月 > 正文

挽香月_第9页

作者:黑颜 来源:原创 日期:2018/3/26 19:40:43 人气:332 评论:0 标签:黑颜 挽香月

的人已经不在,屋内又黑又静。如不是腿间的粘腻尤在,她一定会以为那是一场古怪之极的梦。

  那样高高在上的一个人,怎么可能来碰他眼中连人都不算的她香桂的残破身子,他一定是醉糊涂了,就像那夜一样。

  想到那夜他罕见的温柔,香桂眼睛一热,赶紧在心中啐了自己一口。不过是醉了,当得真么。闭上眼,她不让自己再胡思乱想。

  黑暗中只有自己粗重的呼吸声,周围安静得可怕,这时她才蓦然感觉到浑身散了架般的疼,喉咙干渴如被火灼过一般。于是吃力地想要撑起身子去弄点水喝,却发现连手指动一下也觉得困难,最终只好无力地趴伏在那里。

  热……周身都热烘烘的,像有一个很大很大的太阳烤着她。她知道自己在发烧,可是已没有力气去理。

  会过去的。她想。她的命太贱,连老天爷都不肯收。

  ******

  连着几天,没有人来看香桂。她就这样趴在床上,昏昏沉沉,时睡时醒。

  也许会就这样去了吧。偶尔,她有点意识的脑袋里会冒出这么一个想法。这样的结局并不陌生,在西北大营里的时候,她和那些姐妹们就已熟知这种下场。

  年华老去的娼妓,若不出家为尼,便是找个人嫁了,然而无论是哪一种选择,最终落得的不过是一个凄凉终老的结局。死的时候,就是像她现在这样,身边没有一个人,也许直到发烂发臭才会被发现,然后草席一裹,丢到乱葬岗,便算了结。

  然而,某一天早上,她却突然清醒了过来。即使唇已被烧起泡,即使饿得站不住脚,可是却是完完全全地恢复了神志。勉强从床下下来,在桌上找到搁了多日的水,一气灌下。

  死不了。无力地趴在桌上,她笑得有些无奈。

  死不了那就好好活着吧。咬牙振作起精神,香桂找了一件好的衣服穿上,想梳一个髻,可是手实在无力,只能作罢。

  打开门,外面已过了午,太阳明晃晃地照着,让人晕眩。

  侧院中有一个水井,折腾得几乎虚脱,香桂才弄了点水上来洗漱。印在水中的脸已经消了肿,除了眼眶凹陷,脸无血色,唇上血泡外,倒也还不算太糟糕。

  到厨房里找了点冷饭胡乱吃下,精神稍稍好了些。途中遇到几个人,看见她都远远地避开,落下的目光诡异而鄙屑。

  香桂也并不介怀。

  不管怎么样,活着总是好的吧。她对自己如此说。究竟是以前的生活好一些,还是现在的好一些,她说不上来,只是觉得好像都是不能自己做主的。可是,可是起码还能看到明亮的太阳,即使那太阳刺得她眼睛痛。死后,恐怕只有黑暗吧。人们都说地下又冷又黑,她其实是怕的。她始终是一个人,怎么能不怕。

  如果能离开王府,也许会好一点。她有手有脚,能够自己挣饭吃。偶尔,香桂脑子里会冒出这个念头。但是她知道那是不可能的,凤雁北不会放她走。

  他不会放她走的……一抹忧郁浮上香桂的眼,她轻轻叹了口气。

  那以后,她就极沉默了,就如在陌阳的时候。

  身上的伤完全好了的时候,已近中秋,王府正准备举办了一场盛大的婚礼,预设流水宴,大宴宾客一月。

  只是这些罕少出房的香桂并不知道,她没有被赶出侧院,却也很久没再见到凤雁北。这对她来说,也许是件好事。只是,有的夜晚,她仍会不由自主看着天上越来越圆,越来越莹润的月亮,想起自己心中曾经的美好念想。

  江南的柳树,天上的月亮……她都曾经那么近地碰触过,然后才发现,越美好的东西就会越脆弱,轻轻一碰,便碎了。

  “阿桂……”王府太大,人又多。即使尽力在吃饭时间过后很久去厨房,香桂仍不能避开所有的人。

  她站住,看向那个王府中唯一对她好的男人。

  陈和红了脸,挠了挠头,似乎有点尴尬。“阿桂,我给你留了包子……”避而不见多日,他终究觉得过意不去,毕竟和香桂处得最久的人是他,她是什么样的人,他又怎会不清。这些日子不去看她,只是害怕府里那些闲言碎语太难听。每天躲在一旁,看香桂一个人孤孤单单的,他也不由跟着难过。

  递到手中用油纸包着的包子仍然是热的。香桂眼睛有些朦胧,唇角却忍不住往上飞扬。终究,还是有一个人会稍稍记挂着她啊。

  “阿桂,我觉得你最好是避着主子一点。”这话憋在陈和肚子里好久了,只是顾虑着背后说主子的是非不太好,所以一直忍着。但是香桂太老实,如果不提醒,恐怕以后还会更加麻烦。

  香桂怔住。

  “我知道主子长得很好看,就算是男人见着也会忍不住脸红……但是,咱们毕竟是下人……主子他就像、就像天上的月亮……得远远地看,别挨得近了。”

  就像天上的月亮……原来他的想法和她一般,香桂点了点头,笑得有些无奈。原本,她也只是打算远远地看的。

  见她赞同自己,陈和精神一振,“阿桂,我、我……”他突然胀红了脸,欲言又止。

  香桂虽然有些疑惑,却仍然耐心地等待他接下来的话语。

  深吸口气,陈和一脸豁出去的样子,“让我照……”

  “香桂姐姐,你在这里啊。”一个突然冒出来的娇憨声音打断了陈和蓄积了极大勇气的话,剩下的全被噎在了喉咙里。看着从另一边廊道走过来的莫商笑意盈盈的脸,他有些丧气。

  似乎突然之间所有的人都记起来了她一般,香桂有些惊讶地看着一脸天真烂漫的莫商,却不忘弯腰行礼。

  “姐姐,凤雁北让人在四处找你,咱们一起过去吧。”无视香桂的疏离,莫商一把挽住她的手就走。

  “呃……”香桂只来得及看陈和一眼,便被拖走了。

  陈和站在原地,怔怔地看着她们的背影消失在转角处,未说出口的话一直在胸口回荡,心有点满,有点酸    

  让我照顾你吧。

  这一句话,究竟什么时候才有机会说出来呢。

  第九章(1)

  凤雁北正在院子里,见到香桂,俊美的脸上立时凝起了霜。

  “你去哪里了?”

  香桂垂首,沉默地跪下,平静地准备承受他的怒火。

  “你……”凤雁北滞了下,蓦然趋前,一把扼住香桂的脖子,铁青着脸道:“别惹火我!”那与他划割开主仆距离的行为,让他暴躁莫名。

  喉咙剧痛,显示着他失控的力道。香桂苦笑,闭上眼不去看他,于是那窒息的感觉便益发清晰起来。求生的本能,让她捉住了他的手,然欲推却无力。

  “凤雁北,你疯了,想掐死她是不是?”一旁的莫商被两人奇怪的相处方式弄得一头雾水,但仍及时地察觉到香桂胀红发紫的脸色,忙叫道。

  凤雁北一惊,倏地收回手,像被什么烫着似的。看着香桂一只手抚着喉咙,急促呛咳的样子,一抹懊恼迅速地闪过他的黑眸,快得让人抓不住。

  “滚!”他僵硬地背过身,不让自己再去看她。

  回过气的香桂仍然沉默,紧拽着手中的包子走了,眼神平静依旧。

  直到她的背影消失在门外,莫商才开口:“你是不是对香桂姐姐有成见啊?再怎么说她也跟你共患过难不是,对她别太过分了。”她实在不解对下人一向温和宽容的凤雁北为何对香桂那么严厉。

  “小商,你别多管闲事。”凤雁北沉下眼,神情间有些无奈,如今这天下间敢这样跟他说话的,怕就只有他这个宝贝妹妹了。

  莫商偏了偏头,突然嘻嘻一笑,背着手绕凤雁北打了个转。

  “你在做什么?”被当成猴看的感觉并不好,凤雁北皱起了清扬的眉。

  莫商啧啧摇了摇头,叹息道:“果然啊……真是月亮般的人物,可惜脾气坏了。”

  凤雁北的心脏漏跳了一拍,“你又胡闹!”他佯嗔,心里却又似在隐隐地期盼着什么。

  莫商耸肩,“我才没胡闹。我刚才听到香桂姐姐和人说你长得很好看,像天上的月亮一样……”她说得随口,如果香桂听到,一定会问天无语。谣言,就是这样产生的。

  凤雁北怔住,脸上浮起一抹薄晕,掩饰性地转开脸,佯怒道:“她胡言乱语些什么啊。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身份……”然而心中原本的怒火却消逝无终,一股莫名的雀跃开始在血液中悄然流动。

  察觉到凤雁北的异常,莫商眯眼,研究性地探视他的表情。

  “你也跟着她胡闹。下次再听到你们拿我做消遣,一定不轻饶。”不自在地转过身,凤雁北抛下这样似怒似嗔的话,便往回走,完全忘记了自己原本的意图,自然也没看到背后莫商因他的反应而变得奇异的眼神。

  “喂,凤雁北,你若看不惯香桂姐姐,便把她送给我吧。我挺喜欢她的。”突然,在他走上台阶的时候,身后传来莫商扬高的声音。

  凤雁北顿住,却没回头,隔了一会儿才道:“你要侍女的话,在雪琴他们四个里面选好了。香桂不适合,别打她的主意……”他话意未尽,人已走进了屋子。

  “喂……”莫商皱眉,为他话中隐含的意思:她要谁都行,只有香桂不行。这究竟是鄙夷,还是占有欲?

  回了内室,凤雁北才突然想起,自己找香桂来,好像是有什么事,没想到一看到她,便全忘记了。

  “这奴才真放肆!”他喃喃自语,对于那不是顶重要的事,倒也没太放在心上。

  走到盆架前,准备洗把脸,却在低头时呆住。

  澄澈的清水中,倒映出他的影子。那张脸上,不仅没有丝毫被冒犯的怒气,唇角竟然还是往上扬的。

  他竟然在为那个奴才的话独自一人傻笑。

  这项认知让凤雁北不由冒了一身冷汗!

  ******

  香桂做了一个很古怪的梦。梦中又回到了那黑暗的地牢中,凤雁北冰冷地躺在她的身边,无论她怎么唤也唤不醒。醒过来心跳得剧烈,颊畔冰凉,竟然泪湿了枕席。

  将手搁在胸口,压制住那里异样的恐慌。

  他没事。他不会有事。他还好好地住在北苑里,现在没有人能再伤害他了……一遍又一遍,她安抚着自己惶乱的情绪。

  突然注意到自己的行为,香桂不由苦涩地一笑,喉咙还残留着下午他无情留下的掐痕和灼痛,没想到在梦中她仍然会为他悲伤流泪。

  由始至终,她都没得选择。

  披衣下床,走到院子里。夜凉的空气中,飘浮着桂子的清香,香桂纷乱的情绪渐渐平复。

  靠着廊柱坐在走廊的槛杆上,她仰望当空近乎圆满的月亮。后天,就是十五了。

  十五……这些年来,她几乎忘记了这个日子。

  柳儿,你看爹给你煮了什么好吃的。

  来,把这碗长生面吃了,我们家柳儿就会长命百岁了。

  香桂仍然清楚地记得,那一碗面,雪白而绵长,上面搁着一个金黄色的荷包蛋,散发出诱人的香味。

  她记不起在这之前有没有吃过比那更好吃的东西。那之后,也没有再吃过吧。

  香桂微笑。

  她不在乎长命百岁。那碗长生面和鸡蛋,她分成了两份,与自己最亲的人分享。只是,那时候她不太明白,为什么爹会一边吃一边侧过头偷偷抹泪。

  如果不吃那碗面,事情会不会不一样呢?很显然,不会。

  因为那是好赌又嗜酒的老爹难得清醒的一天……

  一阵弹拔琵琶的声音被夜风带过来,时断时续,凄怨而空寂。香桂收回神,不由自主为其音吸引,随声寻去。明知不该在王府中乱跑,但是在这梦回醒来的深夜,她的控制力也变弱了。

  万籁俱寂,只有那琵琶在风中幽幽怨怨地拨弄着夜色。穿廊绕径,分花拂柳,香桂也不知道自己走了多远,琵琶声终于渐渐清晰起来,还夹伴着溪流淙淙。

  一塘荷月下,一个白衣女子正坐在石桥对面的亭中,有一下没一下地拨弹着琵琶弦。曲不成调,便似女子满怀的心思不知该如何抒泄一般。

  女子侧面轮廓灵秀,体态纤美,在柳枝影动下,极易让人产生是荷塘中精灵的错觉。

  青双姑娘。香桂在一株柳树后面停了下来,忆起那日凤雁北与她的亲昵,胸口微闷,一如当时的感觉。

  不要打扰她吧。香桂如此想着,脚下却没挪动。

  叮叮咚咚,只见青双素手轻拨,又是一串孤寂的音符流泄出来。

  “一曲歌,歌不成调。一场舞,舞不成步。乱跌起伏,心何处诉……”音止,青双喃喃轻语,未完,突然一砸琵琶,伏膝大哭。

  香桂惊住,见她哭得悲凄,心下微恻,不知该如何是好。

  夜风起,拂得荷叶翩然。正在香桂进退为难的当儿,青双突然抬起头,往她所站的方向看来,吓得她反射性地缩到树后,不想竟撞进一个温暖的怀中。

  一只手迅速地捂去了她的惊呼,熟悉的麝香味随风吹进鼻中,告诉了她身后的人是谁。

  他怎么也在这里?香桂没有挣扎,只是心中疑惑。难道是他们相约在此幽会,自己的出现打扰到他们了?

  这种想法虽然荒谬,但是却也不无可能。毕竟他们的行事方式在她眼中素来都是无法理解和捉摸的。为这猜测,香桂暗暗叫糟,若是那样的话,身后的人又不知道要怎么发她脾气了。

  “不准出声。”灼热的呼吸喷在项后,身后人俯在她耳边悄然命令。

  香桂点了点头,哪敢不从。

  直到青双收回目光,继续伏膝哭泣,捂在她唇上的手才放开,转为拉住她,悄无声息地退离他们所隐藏的地方,往来路走去。

  走出那个园子,凤雁北放开拉着香桂的手,沉默地走在前面。

  香桂老老实实地跟在其后,准备接受又一次惩罚。

  然而凤雁北的步子却不急不缓,悠闲从容,长发散在随意披上的衣袍上,一看便知也是从床上才爬起来的,并非香桂所想的准备去幽会的样子,也没有欲要惩罚人的怒意。

  最紧要的——

  香桂吃惊地看着他随着两袖潇洒摆动而往前迈动的双脚,之所以踩在地上没有一点声音,完全是因为他根本没穿鞋。

  是太仓猝,忘记了吧。她如是猜测,却不由想起那一夜,他也是跣足散发与她在一起喝酒。

  也许,这个男人,压根就不喜欢穿鞋。

  凤雁北没有回北苑,而是径直走向侧院,进了香桂的房间。

  “把门关上。”走到床边坐下,他吩咐随后跟进来的香桂。

  香桂一怔,依言做了,然后走到桌前摸索火石火绒,准备把蜡烛点起来。

  “不要点灯。”黑暗中,凤雁北的声音从屏风后面传过来,有些沉,还有些迟疑。“窗子……都关好了吧。”

  突然意识到他来此的用意,香桂心跳蓦然快了起来。“嗯。”好半会儿,她才轻轻应了声,却有些不解,他明明厌恶她,为什么又要找她,何况,他身边还有那么多美貌纯洁的女子。

  “过来。”凤雁北沉哑地命令。事实上,连他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一定要她的身子不可。讨厌自己对她身体的依赖,却又无法克制那种欲念,那样的矛盾和挫折感几乎可以把人折磨疯。

  香桂慢慢地走到他的身边,心中有些抗拒那事,那感觉就像以前在军营中被人当成发泄物那样。

  “你半夜不睡觉四处乱跑做什么?”伸手将她拉到自己的身边坐下,凤雁北一边问,一边去解她的衣带。他的声音低柔优雅,但是他的指尖却在轻轻颤抖。值得庆幸的是,幽暗中,女人看不见。

  香桂被他的反常弄得局促而紧张起来,抬起手打算自己动手解衣,却在碰到他手时又缩了回来。

  “主子……”她张嘴,除了这两个字,却不知该说什么。

  “是不是睡不着?我也睡不着……帮我宽衣……”凤雁北没有等她往下说,径自替她找了理由,只是在褪下她的衣服时,声音已不再如开始那样沉稳。

  自从上次明明恼怒她不将自己放在眼里,却仍忍不住半强迫地要了被鞭笞得蔫蔫一息的她后,他就被自己对她那强烈的渴望和占有欲给吓倒了。这些日子他几乎是有意避着她。

  然而,这一晚,他却怎么也压制不住想抱她的念头。来到侧院外徘徊着,却不想看到她开门而出,坐在檐下发呆。这是他第一次看到她脸上露出那样的表情,忧伤,无奈,还有让人心酸的坚强微笑。

  青双的琵琶声起,她走了出来,他便一直跟在她身后。看着她瘦削的身影孤零零地站在塘边柳树下,风一起,吹乱她的发,那一刻,他突然害怕起来。害怕她越来越平静,越来越沉默,以至于再也不会抬头看天上的月亮……

  眼睛渐渐适应了黑暗,隔着一层窗纱透进来的蒙蒙月光便也能起到照物的功能。

  过近的距离,他灼热的呼吸喷在香桂的脸上,浓烈的男性麝香味将她环绕,一股难言的暧昧在黑暗的房间里悄然弥漫。

  香桂的手放上他的领口,突然间有些口干舌燥,额上微微浸出了细汗。

  “桂……”凤雁北低唤,牵着她的手缓缓拉开自己的衣服,黑曜石般的眸子紧盯着眼前那张平凡无奇的脸,热切而专注。

  香桂轻喘了口气,抬眼看向面前的男人。朦胧暗光中,他长发散落,晶亮的眼中似有水波荡漾,原本就绝美的脸被蒙上了一层夜色,显得惊人的媚惑。

  她的心跳乱了序。

  温润的唇轻轻落在她唇上,含住,辗转吸吮……那极致的温柔以及小心翼翼试探的情欲让香桂的眼睛渐渐湿润。这是他第一次吻她,也是第一次以这样珍惜的姿态来抱她,仿佛她是一个好人家的女子那样……

  究竟,自己是恋着他的容貌,还是恋着他偶尔出现的温柔呢?当被放倒在床上的那一刻,香桂脑子里突然冒出了这个念头。

  只是,当那具灼热的躯体贴向她的时候,她再也无法多想。

  房间里温度在持续上升,细碎的申吟与粗重的呼吸声交织在一起,将黑暗染了上一层浓艳的瑰色。

  屋外月色正明,一个窈窕的身影落寞地站在窗边,侧耳倾听着里面传出来的男女欢爱之声,垂在身侧的双手紧紧地握着。一滴暗色的液体从她的指缝中浸出,啪地一声滴落在地上,在水银般的月光中溅开,接着又是一滴……

  良久,屋内的激情平息了下来。

  “我怕冷,你抱着我睡。”突然响起的男人声音让原本打算悄然离开的人蓦然僵住,冷月照在她美丽的脸上,现出的是惊诧,是不敢置信,还是浓浓的嫉妒。

  他怎么可能会用那样霸道得近乎撒娇的语气和人说话?他怎么可能会怕冷?

  “嗯。”女人回答的声音很简单,除了仍带着欢爱的慵懒外,并没有特别的欣喜,像是早已习惯他的要求。然而,过了一会儿,她又讷讷开了口:“天气很热……”


    本文网址:http://www.boquge.cn/txt/wanxiangyue/104.html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 0
    • 0
    • 0
    • 0
    • 0
    • 0
    • 0
    • 0
    上一篇: 挽香月_第8页
    更多>>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