挽香月_第1页_挽香月_笔趣阁小说网
首页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挽香月 > 正文

挽香月_第1页

作者:黑颜 来源:原创 日期:2018/3/26 19:40:38 人气:334 评论:0 标签:黑颜 挽香月

【书名】挽香月

【作者】黑颜

【本小说由书本网提供下载,本站页面简洁,无眩杂广告。更多最新全本优秀小说请访问http://www.bookben.cn/ 或直接百度搜索:书本网】

【内容简介】

和丑妃倾国差不多的结局 男主都是到了最后才后悔!她当他是天上的月亮,只要能远远地看着,便是一种幸福,他却当她是沾上身的泥,插入心的刺,不除不能安睡.直到除去后,他才知道,不是她离不开他,而是他离不开她,男主表面上时温润如玉型,实则是腹黑冷血型,三番几次为了自己


  娼妇,年华一去,等待着的便是凄凉的晚年

  她知道,可是除了用尽力气地活着,却无力抵抗命运加诸在身上的一切

  他,是高高在上的王,一个如神祗般的存在

  却因为爱上一个懦弱而自私的男人差点被毁掉

  她当他是天上的月亮,只要能远远地看着,便是一种幸福

  他却当她是沾上身的泥,插入心的刺,不除不能安睡

  直到除去后,他才知道,不是她离不开他,而是他离不开她


  【正文】


  楔子


  雨湿桃花,层林笼烟。

  几间简陋的茅舍静静地卧在桃林中,似一个隐者,寂寥中透出几分悠然。

  “你……真要回去?”清冷的声音,温柔的语气,夹着淡淡的忧郁,从撑起的木窗中飘出来。人影晃动,一个素袍男子来到窗前,幽远的目光落进桃林深处。

  修眉长眸,男人如月一样清润动人,眉心血痣一点艳红如火,却并不显得妖娆,只是为那纯净的温雅略添了一丝媚色。

  “你知道,我不得不去。”低沉浑厚的男声在屋内响起,有着浓浓的无奈。

  素衣男子唇角上弯,一抹苦涩悄然浮上深黑的眸。“既然如此,当初又何必来招惹我?”

  “雁北……”沧桑疲惫的叹息声中,一个黑袍男人来到窗内,从后面紧紧地抱住素衣男子,俊美刚毅如同雕刻的脸,无助地埋入面前人的肩颈中。“你要记着,无论怎样,除了你,我再不会把别人看进眼里,放进心中。”

  对于身后人的拥抱和爱语无动于衷,素衣男子冷冷地笑,“可曾记得,你也说过,这一世,除了我,你谁也不要?”

  黑衣男人僵住,抬起头,痛苦和矛盾的情绪在脸上交杂,但最终还是回归了坚毅。

  “对不起,雁北,对不起……”似乎知道自己快要失去一些很重要的东西,他却无能为力,于是只能慌乱地亲吻着怀中人的脸、颈、唇……渴望留下点什么,“……我没有办法眼睁睁看着我娘郁郁而终,没有办法……”所以只能选择牺牲他最爱的人,牺牲他们之间的情。

  木然地忍受着男人试图引燃自己身体的举动,素衣男子面无表情地看着斜伸到窗外的一枝湿漉漉的粉桃,回忆一幕幕从眼前流过……

  也许是因为记忆过于美好,所以才益发衬托出他现在的痛苦。

  “够了!燕子叽。”他脸上凝起了严霜,一把推开身后的男人,迅速地旁移至对方碰触不到的地方。想到抱过自己的这具身体很快就要去抱一个女人,而且一生一世,他就觉得心中翻腾着难以平息的怨怒。

  “雁北……”燕子叽伸出手,却发现再也抓不住眼前的人。

  凤雁北冷笑。“燕子叽,你当我凤雁北是一个招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娼妇么?”“娼妇”两字他几乎是从牙缝中挤出来的。语罢,蓦然转身拉开木门绝然而去,丝毫不理会燕子叽的呼喊。

  木然看着那修长俊拔的身影消失在湿透的桃花林深处,很久……燕子叽无力地垂下手。

  窗外,细雨纷飞,不时带落几瓣粉红的桃花。

  谁知,春方至,而情却已散……


  第一章(1)


  日光昏沉,风呼啸而过,扬起满天尘沙,薄薄雾雾,笼罩住一切。

  数排泥土夯筑而成的简陋房屋安静地躺在光秃秃的山脚下,与一座荒凉的土城遥遥相望。几棵叶子稀落的歪瘦杨树立于屋旁,风动,树叶沙沙,更增寂寥。

  “阿桂,你起了么?不多睡一会儿?”一个透着睡意的女子声音从一间矮屋内传出来,惊扰了苍茫的寂静。

  “嗯……睡不着……”簌簌的穿衣声随着另一个较柔的女声响起。“我去洗衣服,你有没有要洗的?”

  “在炕头上……不行,倦死了……腰好痛……”

  “你好好歇着,等我回来给你揉揉。”

  “哎……这日子要到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

  静默。仿佛被蒙了一层黄纱的阳光洒在矮小鄙陋的土屋上,非但没让人觉得丝毫的暖意,反而衬得凌冽的朔风更加可怕了。

  轻微的脚步声往门边接近,厚重的门幔被掀起,内里钻出一个穿着大花袄裤的女子。端着木盆子,里面装着满满的脏衣。白净的脸,有些江南的温柔,却细眉细眼的,并不出众。花信的年纪,低垂的眼角有着淡淡的疲惫。

  沿着土屋间的空地而行,一路上偶尔遇到打扮相似的女子,却并不互打招呼,只是擦肩而过,仿佛素不相识的路人。

  走出土屋区,入目的是黄沙与白草相杂的空旷平野,数十个一组的白色营帐像洁白的花朵一样密布其上。兵士训练的声音以及马嘶声被风吹过来,充满了肃杀的味道。

  她早已麻木得不剩任何感觉,只是随意地扫了眼,便循着荒草丛中纵横交错的小路中的一条径直走下去。半柱香时间,前面出现一条小溪,在稀疏的树木中蜿蜒细淌。

  在平日洗衣的石边停下,还没碰那泛着粼粼清光的水,她已不由自主打了个寒战。根在南方,即使过再多年,依然是无法适应这里的寒冷。

  深吸一口气,她挽起袖子,将衣服全部浸湿,泡在石边浅水中。

  清泠泠的笑声像以前家里檐下挂着的风铃,吸引住她的心神。雪白晶莹的美丽小脚淌水过来,在她面前停下。

  “军营里是不能有女人的,你怎么在这里?”风铃的声音从头顶上飘下来,带着快乐。

  她抬头。

  豆蔻花开的年纪,飞扬的眉,明媚的眼,唇角梨涡一不小心便盈了醉人的甜。

  “我……叫香桂……”她不知所措。由下往上的视角,更加让她觉得自己的卑微与渺小。

  女孩格格笑,小脚一扬,溅了她一头一脸的水。“你别怕,我也是女人来着。我叫莫商。”女人和女孩是有区别的,她懵懂不知。

  笑是会感染人的。香桂以为自己看到了家乡塘边随风轻舞的柳条,塘中迎日而红的荷花,她不是个书气的女子,却觉得自己的思想从来没有这样诗情画意过,心中便也有些得意,甚至忘了去擦头脸上的水。

  “你快上来吧,水冷,会病。”她病过,差点再也爬不起来,至今想起仍有余悸。

  “嘻嘻……”莫商笑得天真烂漫,不但没上岸,反而还故意在水中淌过来淌过去,小巧的玉足踩在溪底的鹅卵石上,反射着阳光的润澈水流在她白皙晶莹的小腿肚边缓缓滑过,炫惑心目。“没关系,很舒服呢,不信你也下来试试。”

  香桂觉得头皮都起了鸡皮疙瘩,摇头。“我以前没见过你,你是上营的?”除了同样身为营妓,她想不出眼前的少女有什么理由堂而皇之地在这个地方玩水。除了上营,她更想不出何处能容下这样的美丽。

  “上营?”莫商有些诧异,恰在此时一声厉啸从空中传来,她被吸引住了心神,抬头追踪苍茫的天宇中那雄健自由的身姿,好半天才回过神,“那是什么地方?”

  样式简单的衫裙,却是上上等的质料,连绣在衣角袖口的翠竹亦非凡品,加上发上仅有的两样饰品,一只手腕所戴的碧蓝色镯子,和腰间垂着的玉佩,以上所举的任何一样都不是营中的女人能拥有的,即使是上营的女人。香桂突然有所悟,不再言语,弯下身开始洗衣.

  久等无应,莫商不耐地踢了踢水,“喂,你怎么不回答?”

  水又溅在香桂的脸上,她抬起手臂用袖子揩了,依旧闷不吭声地洗自己的衣服。

  莫商无趣,上岸,其实有些糊涂,不明白好好的怎么突然就不和她说话了。可是她不是死皮赖脸的人,不勉强也不生气,只是双手抱膝坐在岸边,下颌搁在膝上,歪着小脸看女人一下又一下地捣衣,清澈的眼中充满了兴趣。

  ******

  “喂,姐姐,你家住哪里?我可以去玩吗?……走到哪里都是男人,闷也闷死了。”看着香桂洗完衣,端起木盆准备走,莫商突然开口,一脸的乞怜。

  即使是这样的表情,也比上营青双姑娘冷漠的表情看上去高贵许多。连求人也没有丝毫卑下的感觉,只有血统真正高贵的人才能做到吧。香桂摇头,不认为下营是眼前女子能去的地方。

  “不闷,怎么可能会不闷?”莫商提高了嗓音,完全曲解香桂的拒绝,“下午我带你去军营里逛一圈你就知道有多烦了……”

  “我是下营的。”香桂认真地看着女孩儿,耐心地解释,“那里住的都是最下等的贱奴,你别去哪里,不好。”而且军营也不是她能随便逛的。

  莫商眨了眨眼,正欲说话,马蹄声起,疏林外数匹马正离营向这边驰来。无奈地叹了口气,她苦笑,“不就是出来逛逛么,用得着这么大的阵仗?早知道就偷偷跟在他后面还自由一些。”一边说一边飞快地穿上鞋袜。

  十二名虎背熊腰的青衣大汉众星捧月般簇拥着一个白衣华服男子,像旷原上一群剽悍的猎豹向两人扑来,还距得远,香桂已被那气势逼得喘不过气来,脚下不自觉往后退,似想将自己藏进草丛里。没少看见打仗,她的胆子却丝毫没有变大。

  敏感地察觉到她的害怕,莫商安慰道:“别怕,那是来寻我的。”话音未落,人已经钻出了树林,向来人招手。

  近了,一群人的面目渐渐清晰可见。当枭霸之气满溢之时,能吸引住人目光的绝对是足与之相抗衡的平和从容。修眉长眸,为首的白衣男人容颜清逸飘洒,一粒鲜红的眉心痣衬得他如秋月一样柔润温雅。

  香桂几乎看呆,平生没见过这么好看的人,恍惚着觉得自己像是在做梦。

  一声呼哨,十二匹健马在数十步远处倏然立定,只有白衣男人直趋而前。

  “小商。”低柔沉稳的声音在空中飘散。

  莫商抓住那向自己伸出的修长大手,纵身而起,轻盈地落在男人胸前。通体火红的骏马驮着两人仿佛闪电一般在香桂面前凌空画出一道漂亮的弧线,转身回驰,动作行云流水,没有一丝停滞。

  “凤雁北,带我的朋友一起。”风中,遗落莫商娇憨的要求。

  “战马之上不带营妓。”温柔的声音,没有鄙夷,却自有一股高高在上的贵气。贱如野草,即使连顾也不屑,又遑论于其上投注分毫情绪。

  “营妓……”随着疑惑的低吟,莫商回头,越过男人的肩,留下淡淡惋惜和抱歉。

  香桂眨眼,笑,然后冲着莫商使劲地挥手。不是没有听到两人的对答,可是她并不生气,有什么理由生气呢?

  两人一骑越过一排黑骏往前驰去,叱喝声起,十二名青衣大汉纷纷原地掉转马头尾随其后。蹄声轰鸣,渐渐去远。

  “凤雁北。”傻傻地笑着,香桂以几不可闻的声音低喃自己听到的名字,仿佛怕稍大一点声就会亵渎名字的主人似的。

  是天上的月亮吧。摸也摸不着,碰也碰不到,只能仰起头远远地看,但是只是这样,就会让人很开心呢。

  是一年中最最美丽的那轮月亮……香桂对自己说,笑得很满足,端着盆走出了小树林。

  回到下营,香玉已经起来了,正在梳头。香玉比香桂长得好看一些,也精明一些,所以她总是骂香桂是傻子。香桂只是笑着听,不恼,她觉得自己的确很笨,于是总是埋头闷不吭声地做很多很多能做的事。人笨哪就要手脚勤快一些才好,不然就真的一点用也没有了。

  “阿桂,你看我好不好看?”香玉回头。她梳了一个别致的发髻,又簪了一支不知是谁送的金灿灿的凤头钗,看上去倒也娟秀可人,只是眉眼间有着掩不去的风尘沧桑。

  “好看。”香桂老实地回答。香玉会打扮,所以来找她的都是一些长得比较好看的士兵,还不时有人送她一些首饰之类的小东西。不像自己……不过,其实也没差,大多数时间都是黑灯瞎火的,好不好看又有什么关系?

  香玉满意地笑,沉默了一会儿,“阿桂,我想脱离娼籍。”

  正在门口晾衣的香桂闻言,动作缓下来。

  “咱俩年龄都大了……这身子渐渐看着应付不来唉……”香玉一向比香桂想得多。

  “脱了这个,能做什么呢?”香桂无力地垂下肩,脑海中莫名浮起那个高高在上的月亮,心思有些懒。她不是不想,只是从十五岁就被配到营中,什么也不会,常人的生活对她就是一个摸不着边的世界,陌生得让人恐惧。“而且……这个籍也不是想脱就能脱的,上次那个秋海棠不是就没被允吗?”秋海棠是上营的名妓,深得将领们的喜爱。

  “回南边儿……那儿暖和,找个老实的男人嫁了。”香玉早做好打算,她受够了这里的气候。“我们没名气没长相,比不得秋海棠,还赚不着那干爷们的疼。再早个几年不好说,那会儿嫩,现如今他们怕巴不得我们快快离开,好弄幼雏儿过来。”



  第一章(2)


  听着这话,香桂没了晾衣的心思,挨着门框滑坐在门槛上,看着脚下踩的黄土地,有些惶惑。不像阿玉,她私底下没存到什么钱,离开这里,不要说嫁人,就是能不能回到南边儿都是一个问题。但是阿玉说的没错,年纪大了,早晚都是要离开的,与其等到没用时被遣散,还不如趁这会儿青春还未完全抛弃她们的时候离开。嫁人也好,出家做姑子也好,总胜过在这里挨日子。

  “阿玉,你看见过像天上月一般的人儿吗?”莫名其妙地问了句完全不相关的话,香桂轻轻咬住下唇,又想起了那个凤雁北和莫商。是什么人呢,竟然生得那样的好?

  “又犯傻了。”香玉摇头叹气,“哪里有那样的人?快晾好衣服来歇歇吧,挨会儿怕老妈子又要来派事儿了。”她虽然总是好占些强,大多事都推给香桂做,但心其实不坏。

  香桂唉了一声,从地上爬起。想到自己竟然看到了阿玉也没有看过的好看人儿,而且一个还同自己说了话,心里就像是藏了一个天大的秘密一样,一边晾衣服,一边自个儿偷偷地乐。

  ******

  “老去相如倦,向文君、说似而今,怎生消遣?衣袂京尘曾染处,空有香红尚软。料彼此魂销肠断。一枕新凉眠客舍,听梧桐疏雨秋风颤。灯晕冷,记初见。

  楼低不放珠帘卷。晚妆残、翠蛾狼藉,泪痕流脸。人道愁来须殢酒,无奈愁深酒浅。但托意焦琴纨扇。莫鼓琵琶江上曲,怕荻花枫叶俱凄怨。云万叠,寸心远。”

  凤雁北唇角噙着一丝意味不明的浅笑看着厅心抚琴而歌的绿衣美姬,修长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面前的案几,音止而不予任何置评。他的身旁是笑意吟吟的莫商,两名青衣大汉按剑跪坐其后,虽未横眉冷目,却自有一股压迫人的气势

  歌声消敛,莫商率先鼓掌叫好,惹来两侧将领官员的纷纷附合。绿衣美姬退下,座中站起一中年将领,一脸讨好地向凤雁北道:“六王爷,青双已准备好,是否让她来为您侍酒?”

  凤雁北唇角笑纹加深,端起青铜酒杯,指腹温柔地摩挲着杯沿,却并不送至唇间

  “早就听说西北军营妓中有一个叫青双的冰雪美人儿,原来竟真有此人……”莫商眼中放出晶亮的光芒,拍手笑道,然后侧过脸可怜巴巴地看着凤雁北,“我很想见她呢。”

  谁也不知莫商是何人,谁也不敢小觑她。毕竟能与权倾朝野的六王爷比肩而坐,想来也不是一般人能有的胆子。

  凤雁北狭长的眸子沉下,美酒入唇,方冲那等着他回应的将领微一点头算是应允。

  “待会儿可别巴着问我谁比较美的蠢话。”在那将领吩咐下去的当儿,凤雁北向莫商偏了偏身体,以仅两人可听到的耳语淡淡道。

  莫商轻轻哼了一声,方要回话,眼前突然一亮

  仿佛狂风卷着大雪,一团白影从门外以极速旋转进大厅,点点银光从影心传来,让人目眩神迷。

  “剑舞!”莫商一把抓住凤雁北的手臂,惊喜地叫了起来。

  鼓点声骤起,应和着舞者的节奏,一下一下仿佛敲在观者的心上。

  光焰闪动,所有人都不由屏住了呼吸,为那矫健轻盈的舞姿所慑.

  来如雷霆收震怒,罢如江海凝清光。

  何时起,何时止,没有人想得起,只是回过神时,厅心已袅袅站着一女,双手持剑,悠然从容。

  艳丽夺目,却也冷傲逼人。凤雁北目光一闪,与那不卑不亢的眸子对上,而后微微一笑 .

  “奴婢青双见过六王爷。”敛目,女子负剑盈盈拜倒。

  “青双姑娘手中之剑森寒迫人,必非凡品,不知有何名目?”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凤雁北不仅没有抢上去扶起美人儿,甚至没让她起身。

  青双螓首低垂,唇角浮起一丝冰冷的笑,从容地道:“回六王爷,左手之剑为情斩,右手之剑为恨断,此二剑原非青双

有,乃是家姐遗物……”说到此处,她突然抬起头,直直地看进凤雁北的深眸中,脸上浮起浓烈的恨意。“家姐为人所负,以情斩自刎了断,此二剑沾有她的血,故如此锋寒。”

  两旁与会之人都察觉到不对,却无人敢在六王爷发话之前喝退古怪的青双,只能紧密注意着她的举动,以防出现意外。

  “是吗?这剑倒是好剑,可惜……”凤雁北低吟,不无惋惜。

  青双脸色一变,浮起怒气,“不知王爷是可惜剑还是可惜人?家姐、家姐……闺名可儿,王爷可还记得有这么一个人?”质问的声音中隐含着泣意,那一对丰润饱满的唇无法控制地轻轻颤抖着。

  “放肆,竟敢对王爷……”原先吩咐青双上来侍酒的中年将领脸色一变,从座中站起身,想将莫名变得无礼的青双喝退,不想被凤雁北一个淡漠却威严的眼神扫得住了声。

  目光回移,凤雁北一脸兴味地看着那张因仇恨而变得分外明艳的脸,温和地道:“不记得了。”他的记忆中,很少有人能停驻。

  青双俏脸瞬间惨白,握着剑柄的手一紧,冷瑟瑟地笑了起来,“负心薄悻!可儿,你可看清楚了……”语音未落,她已从地上弹起,如脱弦之箭般射向上位的凤雁北。

  在座有数名武将在青双表情不对的时候就提高了戒备,此时见她突然发难,都纷纷从席中跃起,只是她速度太快,已拦截不及。

  眼看着双剑及身,凤雁北却若无其事地一扬头,饮尽杯中之酒,同时也将自己最脆弱的喉咙暴露了出来。

  青双神情微动,因他这状似无意的动作感到隐隐的不安,只是剑势已老,再无回收的余地,而她也无心回收。

  剑尖只差两分就可以触到凤雁北的肌肤。

  一老将大喝一声抛出手中酒杯


    本文网址:http://www.boquge.cn/txt/wanxiangyue/96.html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 0
    • 0
    • 0
    • 0
    • 0
    • 0
    • 0
    • 0
    上一篇:没有资料
    更多>>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