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见恨晚,相爱恨早_第2页_相见恨晚_笔趣阁小说网
首页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相见恨晚 > 正文

相见恨晚,相爱恨早_第2页

作者:悠素 来源:原创 日期:2018/3/21 20:07:58 人气:332 评论:0 标签:

柔软语终于改了他的主意,她说什么,他就答应什么,萧境威对她还真是极尽宠溺,桑榆想。

  最后莫伊琳为了显示莫家的宽厚还付了方晓棠的医药费。

  桑榆已经没心情关心莫伊琳这位豪门千金要表演什么温柔善良,只希望尽快解决事情,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最好。

  事情得到圆满的解决,莫家人前来接管莫卫东,心满意足的莫千金终于离开了。萧境威落后几步,恰好站在沐桑榆的身边。

  桑榆心里一紧,面上不动声色,问,“请问萧总还有什么事吗?”

  “沐桑榆,这就是你自甘下贱的下场。”

  突然的一句话把梗的桑榆很委屈,但是桑榆明白她不能表现出来。若是不坚强,脆弱给谁看呢?她微微仰起头,看着萧境威,一副愿闻其详的样子。

  见此,萧境威的眸色更加沉黯,“你应该庆幸,今天是伊琳帮你求情,否则事情不会这么轻易了结。不过,我相信该来的报应你躲不掉。”

  这一刻,桑榆几乎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她怔愣的看着萧境威,直到现在她才明白,萧境威原来是恨她的。怪不得他想法设法的刁难她,原来如此。

  可是桑榆想不通他这恨从何而来,明明欠债的人是萧境威,为什么承受一切灾难的反而是她?!

  萧境威走了,可是他话就像魔咒一样萦绕在桑榆的脑海。

  桑榆在医院里守到了下半夜,等着方晓棠脱离危险。

  可惜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萧境威说该来的报应她躲不掉。他说话算话,果然,她没能躲掉。只是没想到一切来得那么快。

  天刚亮,警察局就派人到医院来了,真没想到他们这么勤奋,没到上班时间人就过来了。

  此时,方晓棠已经退烧,可是身上依旧伤痕累累的。两个警察态度冷漠,桑榆全程陪同。

  桑榆有预感这件事肯定不会善了。一方面,方晓棠是有案底的,这次又惹到了莫家,听着她给警察们的口供时吞吞吐吐的样子,桑榆大概猜到方晓棠到底遭遇了什么,她才忍不住伤人。

  期间,桑榆给经理打电话,想着他能不能帮上忙,这一次经理竟然选择了回避。

  桑榆的心一下子沉了。她明白肯定是萧境威给警察局的人施加压力。

  桑榆这边担心着方晓棠,但是警察却盯上了桑榆。

  ☆、006 他的冷漠,她的落魄

  警察给方晓棠处理了十五天的拘留罚款五千,因为有案底,她选择了息事宁人。

  但桑榆没想到她也被罚了五天的拘留,五百块的罚款。

  桑榆当然不服气,但是没等她去理论,方晓棠就拽住了警察费尽口舌的解释了一番。她明明白白的交代了沐桑榆为什么出现在包厢,但是警察偏偏依旧固执把桑榆认定在了违法乱纪的范围里。

  这个时候要是不明白警察们是什么意思,那她也就白混这么些年了。

  看着方晓棠拖着病体帮自己理论,桑榆很感动,但是此刻她知道,就算她有再多的证据证明自己的清白也没用,这次拘留她逃不掉。

  她又想起了萧境威的话,“该来的报应躲不掉”,但是现在她忽然觉得就算有报应,也不该是她一个人的。

  桑榆赶快找人去照顾母亲,把家里的事情安排妥当了,又和经理请了假。把家里和工作的事情安排好了,桑榆觉得没有后顾之忧她才跟着警察走了。

  临走的时候方晓棠担心的叫住桑榆,可她只能苦涩一笑。

  如果这事放在七年前,她肯定不会就这么平静的去拘留所,但是这些年经历的事情告诉桑榆,不到万不得已不跟权贵斗,胳膊拧不过大腿。

  五天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

  走出看守所的大门的时候,桑榆看了看天,是个大阴天。但是这并没有影响她的心情,还是拥抱着自由空气深深地呼吸了一次,自由真好!

  看守所的地界太偏,要走一段距离才有公交车站牌。但是现在天阴的吓人,有一种黑云压城的架势,见此,桑榆不得不加快了脚步。

  就在这时,一辆黑色的宾利停在了她身边,落下车窗,桑榆看到了车里的人。

  是萧境威。

  桑榆愣了一下,但是随即快速奔跑起来,好像根本就没有看到萧境威,没有听到刺耳的鸣笛声。

  直到路口,宾利车头一甩,稳稳地停在了桑榆的面前。要不是她脚步收的快,就直接撞上去了。

  这个时候天空已经落下了豆大的雨点,噼啪的几个雨点打在桑榆的脸上,手上。

  她的盯着从宾利车上下来的人,吓得脸色苍白。

  不是说再也不见面,为什么他又出现了。

  这看守所这么偏,她绝对不相信会在这里和萧境威偶遇。思索间,萧境威已经站在他面前,笔挺的西装和已经压出褶皱的红色礼宾旗袍对比分明,桑榆下意识的后退一步。

  “你要干什么?”

  “我来看看遭到报应之后你是什么反应。”

  轻飘飘的扔出一句话,萧境威的脸上还挂着淡淡的微笑,只是桑榆没有忽略他眼底的冷冽。

  她憋闷委屈,一瞬间所有的负面情绪涌上了眼眶,她微微仰着头,声音却控制的异常的平静,“那么萧总看到了,可还满意。”

  萧境威把桑榆上下打量了一番,“怎么不见那位东城的白爷,看样子也不是每个男人都会被你勾住。”

  桑榆自然听出了他话里面的蔑视和鄙夷,可事到如今桑榆根本就不想争论这种事情,她只想尽快摆脱他,尤其在得知他恨她这个事实之后,她更想和这位尊贵的人保持安全距离。

  “萧总怎么想都可以,您大人有大量,我已经被关了五天了,想赶快回家洗个澡,您可以让个路,让我回家吗?”

  萧境威没说话,桑榆却感觉到了他的怒意,他一把拽住桑榆把她甩上车,然后坐进驾驶位,立刻开车。

  ☆、007 他的冷漠,她的落魄2

  手上忽然传来的疼痛让桑榆心里一惊,再看到萧境威愤怒的样子,桑榆再也顾不得演戏,尖声问,“萧境威,你到底要干什么。不是已经说了,以后再见面就是陌生人,我们已经结束了。”

  萧境威忽然一个急刹车,桑榆没来得及系安全带,整个身体往前冲过去。

  就在这时,一条有力的胳膊落在了她的身前,桑榆又被稳稳地扣在了座位上。在惊魂未定的时候,又听到了萧境威冰冷的声音,“沐桑榆,你说结束就结束了,你以为你是谁?我告诉你,我没满意的时候,你的报应还在继续。”

  “那你到底要怎么样,你要什么,要我的命吗?我给你,你拿去好了。反正对你们来说,我这种人就是天生下贱,烂命一条,你们随随便便一个电话,就能把我整的死死的。”

  放狠话谁不会,在最初的震惊之后,桑榆渐渐找回了理智。而且,这五天的时间,也让她思考了很多。

  当年年少不更事,和萧境威的事情她不想再提了,可偏偏萧境威不放过她。萧境威说她的报应来了,实际上,这五天的拘留真的算不了什么,因为她早就被报应过了。

  她不介意和萧境威撕破脸,只要能摆脱这尊神,要她做什么都可以。

  可是桑榆现在吃不准萧境威要做什么,只能随机应变。

  雨越下越大,噼里啪啦的打在车窗上,扭曲的线条勾勒出一个破碎的背景画面。

  萧境威不说话,桑榆也在沉默。两人似乎都在思考。直到萧境威状似平静的声音再次响起。

  “沐桑榆,为什么要骗我?”

  “过去的事情还有必要再提吗?”

  萧境威不动声色的从侧面看她。还是那张秀美的脸,却比以前憔悴了。

  她的眼睛很有特点,眼角有些上挑,睫毛长长的,他问过算命的说这是桃花眼,勾人。没错,他被她勾走了,从七年前开始。一想到这一点,萧境威就难以压抑他胸中的那种好不容易压制住的怒火。

  终于,他不再看她,问,“你要去哪?”

  桑榆诧异看了一眼萧境威,确定他是真的要送她之后,报了个地址。

  萧境威开车,一路上,她们谁都没再开口。

  狭小空间里的静默让桑榆觉得不自在。状似无意的看了一眼萧境威,他长得本来就好,再穿上一身价值不菲的商务西装,衬得整个人更加精神。

  桑榆想,天之骄子,就应该过这样的日子,宝马香车,锦衣华服。这就是人和人的差距啊,可惜当年她就不懂这个真理。

  桑榆把目光转向窗外,看雨点噼里啪啦的打在车窗上,看两个忙碌的雨刷刷不开这铺天盖地的雨幕,看不清两边的道路,就是不愿意再把视线转向萧境威。

  幸好这是一场阵雨。

  雨停了,车也停了。但是停车的时候却不是桑榆说的地址。看着熟悉的巷道,阳台上楼房上违规支出来的大小衣架,还在滴着水的衣服……这个贫民窟桑榆再熟悉不过。

  转头看着萧境威,桑榆瞪着眼睛不知道在想什么。随即转身拉开车门,但是萧境威好像早有准备一般,他锁了车门,任凭桑榆挣扎也撞不出去。

  桑榆松手了,她的呼吸有些急促,胸口起伏不平,紧紧抿着唇,垂着眼睛,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你跟踪我。”半晌,桑榆才说了一句话。

  “没有。”

  没想到他否认了,但是既然没跟踪过为什么没把她送到她说的那个假地址,反而知道她现在住在这里?!

  桑榆抿着唇,像是叹息一般,说,“随便你吧。以后我们也不要再见面了。”

  桑榆的态度明显,但是萧境威依旧没有开车门的打算。沉默,对峙,都在无声之中。桑榆有些不习惯,萧境威居然会沉默,要是在以前桑榆肯定不信。

  但是这种沉默也就是转瞬的事情。忽然,萧境威探过身来一把扣住桑榆,他就在她面前,两个人几乎到了鼻尖对鼻尖的距离。桑榆不适的别过脸,却被他的手强行扳过来与他对视。

  “是因为那个姓白的。”

  对上他无比认真的眼神,桑榆皱眉,但随即就明白他是什么意思了。

  “不是,我结婚了。”

  ☆、008 他的冷寞,她的落魄 3

  桑榆说完这话的那一瞬间,她萧境威的呼吸骤然加重。他退回原位坐好,仿佛刚刚的情绪波动只是一种错觉。

  听到一声轻微的响动,车门锁开了。桑榆立刻下车,头也不回的往逼仄的巷道里走,很快她纤细的身影就被巷道里的杂物掩映的模糊了。

  萧境威握紧了拳头,狠狠的砸在了座椅上,小牛皮的座椅被他砸出了一个大坑又缓缓的反弹。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本以为经历了那么多的磨砺他已经变得坚不可摧,但是为什么又变得这么犹豫,甚至小心翼翼?

  他承认,今天他就是故意要送她回家,沐桑榆过的不好,所以看到她为难窘迫的样子之后他应该感到快意才是,这才对得起当初他所受的折磨。可是看到她难受,她故作坚强后又卑微的低下头的样子,他忽然觉得一切都没有想象中那么畅快。

  桑榆快步的往自己破旧的家走去,大雨过后,巷道里更加泥泞了,但是她顾不得那么多。

  忽然听到身后有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她警惕的回过头,却看到了一颗黄呼呼的炸毛脑袋,以及那张令她呕饭的脸。

  桑榆皱着眉不发一言往铁皮楼梯上走。

  “沐桑榆,你本事了啊,那开宾利的小白脸是谁啊?”

  “把你的嘴巴放干净了再说话。”桑榆扫了郑大伟一眼,神情冷漠。

  “呵,你还不乐意了。我说我该收点本了是吧,你是我老婆,不陪我睡觉你还好意思带着你瘫子老妈住在我家?!”

  见桑榆依旧无视自己,他狠狠的摇了一下铁皮楼梯,桑榆没扶住楼梯,差点摔下来。

  好不容易的扶住扶手,桑榆这才给了郑大伟一个眼神,“郑大伟,做人要讲良心,你是怎么娶到我的你自己心里清楚。过去的事情我不提你也别拿我当傻子,我告诉你别把我逼急了,我已经什么都没有了。”

  桑榆盯着郑大伟,眼神恶狠狠的,有一种不顾一切的疯狂。郑大伟瘪瘪嘴,一张并不出奇的脸再加上染的跟鸡窝一样的黄头发,还有身上那不伦不类的金链子,怎么看都不是好人的样子,可是对上桑榆的眼神,一个大男人顿时没了气势。

  郑大伟下意识的看着自己的胳膊上的刀疤,沐桑榆这女人不能硬逼。但是一想到道口那辆宾利车,郑大伟又不甘心。

  “桑榆,咱俩有话好好说啊,毕竟咱们夫妻一场,你是上过大学的人啊!不是说一夜夫妻百日恩吗,咱俩有证,你不陪我睡那就给我钱呗。”

  听到这话,桑榆忽然间笑了,郑大伟这些年干的荒唐事不少,以前桑榆年纪小,跟着他对着打。现在……呵,桑榆懒得给他回应。桑榆直接无视他,上楼。

  “哎,沐桑榆你这娘们,你是给脸不要脸是不。你长得好看嫌我难看,你不陪我睡那也行,我没钱,可你都找到有钱人了,你赚钱了是不是该给我点,要不就把你那瘫子妈扔出去,别放我家里。”

  “郑大伟,你给我闭嘴,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龌龊。还有,提我妈妈的时候嘴巴放尊重点,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行,我无耻,我不要脸。那你还不是跟方晓棠那婊子混一起去了。你跟着她去极乐皇朝那种地方,跟你妈说你干服务员,谁知道你在里面卖不卖啊!”

  桑榆缓慢的上到最后一个台阶,停下脚步,回头看了郑大伟一眼。在郑大伟一脸不服气的仰头的时候,桑榆忽然跑下楼梯踹了郑大伟一脚。

  “混蛋!你要钱是吧,去找你的金主啊,他们不是很有钱吗,当初不是给了你很多钱吗,怎么,现在他们不管你了,就像从我身上弄钱了……郑大伟,你快点死了吧,替那些好人出车祸去吧……”

  桑榆疯了一般,憋了许久的怒火一次性发泄出来,她双脚连续招呼在郑大伟身上,猛地一抬头,她的身体顿住了。

  萧境威不知道什么时候过来了,那么这一幕他肯定也看到了,就是不知道他看了多久。

  “妈的,别打老子了,我是不想打你,你可别找不自在……”

  看到桑榆停下了,郑大伟猛地起身还了桑榆一下子就往外窜,没想到后背撞上了一堵墙,只是这墙有点特别,有点软还会移动。

  郑大伟回头,傻眼了。

  ☆、009 他的冷漠,她的落魄4

  郑大伟看看桑榆又看看萧境威,忽然变脸一般的笑嘻嘻的说:“你是来找她的?”

  萧境威这才把视线从桑榆身上转过来,赏了个眼神给郑大伟,“你打她了?”

  慑于萧境威的气势郑大伟难得的正色起来,“没有,没有,我们夫妻闹矛盾小打小闹正常。”

  但是也就正常两三秒,瞅瞅萧境威的衣服,裤子,鞋子,手表,郑大伟啧啧声不断,“你这西装革履的,还有宾利车,给张名片吧,咱俩商量商量价钱,我满意了她就是你的了。”

  说这话的时候郑大伟看着桑榆满脸的骄傲,她仿佛成了他的货物,只是那个时候桑榆神色淡漠,灵魂好像不在这个世界。

  “马上滚。”萧境威的声音就好像带着冰渣子,直刮得人心颤栗。

  虽然害怕,但是郑大伟依旧不依不饶,“她是我媳妇,你不给我钱就别跟她说话。”

  萧境威没有接话,还是看着桑榆,她依旧没有任何表情。

  耳边是郑大伟不怕死的催促声音,萧境威嘴角勾起了一个弧度,有些惑人,有些残酷。他拿出了一张白金色的卡片,阳光下反射着璀璨的光芒。

  在郑大伟眼里,这名片仿佛成了金子。他立马接过,生怕萧境威反悔似的,喜滋滋的看了上面的名字,萧境威,萧氏集团总裁。郑大伟的身体好像定住了似的,看着名片又看萧境威,反反复复好几遍,表情呆愣。

  “你是萧家人?!”郑大伟捧着名片,把刚刚的无赖泼皮瞬间都收敛起来。

  “知道就好,马上滚。”

  萧境威并没有关注这个小人物的异样表情,他全程视线都在桑榆身上。他没有看错,在郑大伟提到萧氏集团的时候她的表情有了变化,不是喜,不是怒,是讽刺。

  郑大伟走了,这场戏也唱完了。桑榆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抬头看向萧境威。

  之前都还藏着掖着的,桑榆根本就没有直视过他。现在借着正午的大太阳看着他,他已褪去少年的青涩,高大的身形将西装撑得笔挺,只是站在那里就威严不可侵犯。

  “谢谢你。”桑榆的声音很小,像是从梗塞的喉咙里硬挤出来的。

  萧境威走近沐桑榆,他看着沐桑榆,从头到脚,几乎要把她看穿。在这种打量之下,桑榆别过脸。

  “一句谢谢就完了?”

  “……”

  “原来这就是和你结婚的人,沐桑榆,你的口味果然独特,怪不得会红杏出墙。”

  “萧境威,别再说了,求你了。”

  桑榆扶着楼梯扶手,强稳住自己的身体,她颦着眉,看萧境威的眼神也带了一丝哀求。

  她这个样子让他莫名的心乱,嘴巴先一步思想,“沐桑榆,你就那么迫不及待的逃开我。还是说你在欲擒故纵?”

  桑榆感觉到了萧境威话里的危险气息,那一刻,她的眼泪夺眶而出,却低着头装作不在意道:“没有什么欲擒故纵,我还有自知之明,萧总想要什么女人没有,我怎么敢妄想。”

  “你知道就好。”

  “没错,就是因为我知道才想躲开。我已经结婚了,而萧总也快要订婚了,我们都有各自的生活轨迹,不是吗?”只不过,你的是阳关道,我的是独木桥。

  提及订婚,萧境威的眼神更冷,他忽然伸手,擒住她的下巴,大拇指死死的压住桑榆的嘴唇,说道:“沐桑榆,你是自甘下贱。你记住,以后就算你求我,我也不会再看你一眼。你就在你的地狱里遭报应吧。”

  “对,我就是自甘下贱,你居然才知道。萧少爷,萧公子,我求求你,你后见到我就装作我们从来不认识,不,是最好不要再见面。”

  桑榆破开萧境威的手,忽然提高了音量,看着萧境威,眼神复杂,有嘲弄,有决然,有无奈……却唯独没有萧境威想看到的情绪。

  桑榆要上楼,他没阻止,她纤细的身体擦过他的衣角,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

  这一刻萧境威知道,一切都变了。那些所谓的美好都是他一个人的独角戏。

  沐桑榆不是七年前的沐桑榆,他也不是那个不顾一切的毛头小子。

  身后传来闭门落锁的声音,良久,萧境威的身体就好像钉在了原地,不肯动一分一毫。

  “沐桑榆,你一定会后悔的。”

  望着那扇紧闭的铁门,像是誓言,像是一种决定。扔下冰冷的一句


    本文网址:http://www.boquge.cn/txt/xiangai/3.html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 0
    • 0
    • 0
    • 0
    • 0
    • 0
    • 0
    • 0
    更多>>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