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见恨晚,相爱恨早_第4页_相见恨晚_笔趣阁小说网
首页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相见恨晚 > 正文

相见恨晚,相爱恨早_第4页

作者:悠素 来源:原创 日期:2018/3/21 20:07:59 人气:332 评论:0 标签:

校长,心思玲珑。桑榆知道,虽然她一直不闻不问,但是不代表她心里不明白。

  桑榆明白母亲担心着什么,但是她什么都不想说。只是微笑着安慰道:“妈,你放心,我一定会治好你的。”

  “桑榆,要不然就别治了,我这腿废了,什么忙都帮不了,这心脏也出毛病,只能拖累你。桑榆,妈都知道,你一直忍着都是因为我。”

  “不是的,妈你别乱想。”

  “桑榆,妈哪都不能动,但是妈心里都明白,你是我的孩子,我怎么能不了解你的性子。别走了,在这陪陪我。”

  “妈……”

  “别去,哪也别去,等我缓缓,咱们就回家,不治了。”

  桑榆怎么都没想到,母亲会死死的握着自己的手不让自己动。眼见着她的情绪激动,桑榆不想再惹她动气,只能守在病床边。可是心却急的要着了火。

  她知道母亲这次是不想治了,可是她不想放弃,也不能放弃。这世界上她就这么一个亲人了,她不想孤零零的活在这个世上……

  不知为何,桑榆的脑海中渐渐浮现出那个高大的身影。那个人已经长大了成为一个独当一面的强者,可是却不会为她遮风挡雨。

  熬了一夜,到早上的时候母亲累极了,才彻底睡着。桑榆小心翼翼的掰开母亲扣住她的手指,轻手轻脚的准备离开。

  郑阿姨看到了桑榆要离开。她要说什么,但是被桑榆阻止了。

  桑榆快步往外走去,步履踉跄,却格外的坚强。从没有一次像现在这么清楚,她苟延残喘的活着到底是为了什么。

  白鹿风行集团办公大楼门前。桑榆已经徘徊了有半个多小时。

  她匆忙回家换了身衣服,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就直奔东城的白鹿大厦,本来已经下定决心,但是走到门口的时候,她还是犹豫了。

  外界对东城白爷有各种绘声绘色的传说,但是沐桑榆印象里的白谨痕就好像一团迷雾,她和他只有一面之缘,可也就是从那以后,她成了大家眼中白爷的所有物。

  可既然有了这名声了,她就不能浪费,何况她现在的处境那么糟糕。桑榆最终迈进了白鹿大厦的大厅里。

  大厅里的采光很亮,她穿着自认为最好的黑色裙装走进其中,就好像一片白沙净土中滚进了一粒黑色尘埃,桑榆握紧拳头,挤出一个微笑面对漂亮的前台小姐。

  她说她要见白谨痕。对方礼貌的问她有预约吗?

  预约!当然没有。桑榆自然知道要见白谨痕一面有多难。

  手机屏幕锁开了又关,关了又开,终于桑榆拨通了那个号码。自从见过白谨痕那天起,这个号码就存在于她的手机里,但是打通电话就意味着要兑现承诺,她终于下定决心了。

  “沐桑榆!”

  可就在这时,耳边传来一个声音,吓得她立刻放下了手机。

  “萧……萧境威,你怎么会在这?”

  桑榆下意识的握紧手机藏在身后。

  ☆、016 何为屈辱,何为妥协2

  萧境威脸上露出一个惑人的微笑,忽然,他走到她身边,“来找你的金主?”他附身下来,他的脸距离她的鼻尖只有一点距离,这动作太亲昵,尤其在大庭广众之下,桑榆要推却反被他扣住了纤腰。

  “萧境威,快点放开我。”

  这么近距离的接触,让她的心不受控制的狂跳起来,她都怕萧境威听到。赶快推开他,可是萧境威却早有准备,他的动作利落,脚步一转悠然自在的站在桑榆面前,狼狈的反而是她。

  白鹤大厦大厅里人来人往,不少人已经看到了这一幕。桑榆顿时觉得脸火辣辣的,不少人已经认出了萧境威,她觉得萧境威就是故意的,找她的不自在。

  瞪了萧境威一眼,生怕他再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桑榆决定先离开再说。

  可是与萧境威擦肩而过的时候,桑榆蓦地看到了一抹白影。

  白色的西装本就亮眼,但是能把白色穿出那种铁血的气势,也只有那个人了。

  他看到她了,肯定也看到刚刚她和萧境威之间的亲昵。

  这一切会不会太巧了,桑榆不确定的看了一眼萧境威,发现他也在看向电梯口的白谨痕。两个男人遥遥相望,也不知道是不是桑榆的错觉,她感到一种无形的压力。

  在那种压力之下,桑榆本来准备迈出的脚步又生生地收回。

  她看着白谨痕,白谨痕在看着她的方向,但是好像没有看她。

  桑榆越来越紧张了,但是一想到她已经拨打了白谨痕的号码,她就不能再退缩了。

  终于,她迈开了步子朝着白谨痕走去。

  这时,手腕上传来一阵疼痛,下一秒萧境威高大的身形紧贴着她,他轻易的控制住她的身体,桑榆的身体被他转了个圈然后扣在胸前,天旋地转间嘴唇上传来的温热和令人疼痛噬咬告诉她发生了什么。

  萧境威对沐桑榆攻城略地,这个亲吻根本算不上温柔,可以说是一种发泄,一种挑衅。

  虽然极乐皇朝都在传言白谨痕和沐桑榆之间的关系,但是把毕竟是传言。仔细调查之后,萧境威知道他们之间没有关系。可是一想到那天沐桑榆对自己恶语相向,甚至不惜用白谨痕做挡箭牌来逃避他,就让他觉得无比的烦躁。

  他想不通,究竟是因为什么,这个女人转身就能翻脸,无情的背叛他,毫不犹豫的为他宣判死刑。

  但是更想不通的是自己的举动,他一向自诩能控制好自己的情绪,可是每当碰到沐桑榆的事情,他永远都会做出超出理智的事情。比如现在,他公然的挑衅了白谨痕。

  虽然白谨痕和沐桑榆没有实质的关系,但是既然沐桑榆能够打上白谨痕的女人的标签,就说明是他在乎的。现在,他正在白谨痕的面前吻这个女人,控制,占有,较量,都发生在一瞬间。

  同样的,对于桑榆来说这一切都太突然的。这个突如其来的吻让她招架不住,萧境威为什么会做出这种举动,她忽然觉得自己的脑袋不够用了。

  白谨痕的视线已经收回,落在她身上的目光淡淡的,嘴角隐隐有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看着她又好像在看萧境威。她知道,他肯定是不高兴了。

  她已经拨打了电话,他们之间的约定已经成立。可是萧境威在这个时候横插一杠子,不论是什么原因,萧境威已经和白谨痕对上了。

  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很不幸,她身处战场中央,表情木然,心里早已兵荒马乱。

  没有多余的交流,萧境威大力扣着沐桑榆的手腕,在白鹤大厦里路人的注目礼中离开。

  ☆、017 何为屈辱,何为妥协3

  她紧跟着萧境威的步伐,到现在为止她都不敢相信到底发生了什么。背后那道视线还在紧紧跟随,可她不敢回头。

  直到走到白鹤大厦的大门,她才敢回头,那个位置已经没有了那抹白色的身影。

  出了门,宾利已经停在了门口,萧境威的手下识趣的赶快退开。

  萧境威开门把桑榆塞进了副驾驶,然后用最快的速度上车,启动。宾利立刻冲了出去,萧境威表情紧绷,他不说一句话,却有一种无形的压迫感。此时,桑榆也是心乱如麻。

  一想到白谨痕的那个眼神,她觉得有些后怕。萧境威的举动更是让她摸不着脉络。

  可更让她心惊的是,在萧境威带她走的那一瞬间,她的心居然可耻的庆幸起来,她是心甘情愿跟着萧境威离开,从身到心没有反抗。

  她不得不承认,无论嘴上说了多少狠话,心里她还是放不下他。桑榆心里有些苦笑。

  不过她倒是真心感激萧境威。她很清楚,招上了白谨痕,她这辈子都别想过安生日子。噩梦仿佛就在眼前,桑榆忍不住长叹一声。

  或许他和萧境威应该坐下来好好谈谈,好聚好散,不要再互相折磨了。可惜事与愿违,萧境威的想法不是她能左右的了的。

  就在这时,萧境威猛踩刹车,然后把车停在了道边上。

  他听到她的一声叹息,又回想起刚刚她和白谨痕遥遥相望的眼神。她这是惋惜了!也对,要不是他从中故意挑衅,此时她应该已经扑进了那个男人的怀里。

  虽然他没有和白谨痕打过太多的交到,但是从一个男人的角度来讲,他知道他看沐桑榆的眼神是特别的,否则他也不会对他进行警告。

  能被黑白底不清心狠手辣的白谨痕看上,他真是小看了这个女人的本事。

  他自诩能将情绪控制的很好,可是每次一想到沐桑榆,他都觉得自己变了一个人。

  “下车。”

  什么?桑榆诧异的看着他,他打算把她扔到路边?!

  可是刚刚还好好的,怎么转眼间说翻脸就翻脸。被他冷冷的声音镇住了,桑榆倒是差点开门就出去,但是一想到之前的事情,她又停下了。

  “我……我有事要和你商量。”

  萧境威注意到了她的动作,微微挑眉,但不动声色,倒是愿闻其详。

  “刚刚谢谢你,我想了一下,我觉得……我们可以换一种方式相处,不要……再这样互相折磨下去了,这样对谁都不好。”

  “沐桑榆,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还是你在打什么别的主意,你别狡辩,让我猜猜……”

  “刚刚我坏了你的好事,结果一转眼就来算计我了,你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你想从我身上得到什么?金钱、地位?”

  “不是,你误会我了。”

  “别提误会,沐桑榆,我早就说过不会再相信你。你自己好自为之,不要再来招惹我。”

  桑榆很难受,听到这话,桑榆算是彻底明白了。无论她做什么,萧境威都不会相信她。

  好聚好散,怎么可能!

  ☆、018 何为屈辱,何为妥协4

  认清了现实,很快,她就清醒了。既然过去的那段事不能和平解决,她也就不奢望了,倒是不能忘了此行的目的。

  萧境威的出现大乱了桑榆的计划,可是这次既然是他主动招惹她,那么她的目的只能在他身上达成了。

  “我想从你借三十万。”

  “这就是你的目的,三十万,会不会少了点?”萧境威挑眉,等着桑榆的后招。

  桑榆立刻说:“萧总放心,这三十万我是借的,我会还的。”

  “你的意思是从我这借钱?”萧境威加重了借这个字眼。“可是我从不借不相干的人钱。”

  “到底要怎么样才能借给我,萧总家大业大,这三十万根本不值得一提,但是对我来说确实一笔救命钱,我的母亲要做手术了。”

  萧境威,如果你还有一点同情心,应该不会见死不救吧。桑榆望着萧境威,带了一丝哀求的意味。

  “想要博取我的同情,以前这招倒是屡试不爽,可是我已经不是那个毛头小子了,还是你以为你真的那么有魅力,还能把我迷得神魂颠倒?”

  “沐桑榆,别忘了,你已经结婚了!”

  求萧境威,桑榆就已经想过她可能会受到的侮辱,但是所有的话都没有那一句你已经结婚了来的更有冲击。

  一瞬间,桑榆脸色惨白。

  萧境威冷眼睇视,此时的她表情木然,好像失了灵魂。

  萧境威很讨厌她露出这样的表情,特别是感觉到她身上的悲伤,之前在她的家门口就见过一次,他感觉到自己内心的狂躁,他急于想打破什么。

  忽然,他紧紧地抓住桑榆,将她按在座椅上亲吻,这已经不能被称作吻,萧境威狂躁的气息笼罩着她,桑榆感觉到嘴唇火辣辣的痛,这个时候只有她们两个人,他更加的肆无忌惮,她想要推开,他却纹丝不动。

  终于,他主动松开了她,可他的手指依旧流连在她潋滟的唇上。

  “做我的情人,你可以得到想要的一切。”

  “做你的情人?”桑榆深吸了一口气,不可置信的看着他,好像确认真假。可惜她失望了,萧境威是认真的,而且没有余地。

  “对,你能得到一切,当然,除了……自由。”

  “呵,那岂不是没人权了,那萧总打算出多少买我的自由?”桑榆硬撑着冷静的表情,可双手十指已经不由自主的紧攥在一起,泄露了她的情绪。

  她很失望,从没想过有一天会和萧境威谈这种条件。此刻,她有些后悔了,也许和白谨痕做交易一切都会轻松一点。

  “不行,代价太大了。自由,我不卖。何况我只需要这三十万。萧总,你要知道如果不是你今天的出现,我根本不用和你做交易。还记得你带我走的那个时候白爷的表情吗?他似乎很不友善。”

  说着,桑榆的手指刻意轻轻的点了一下嘴唇,那个位置有被蹂躏过的痕迹,饱满的唇形微肿,和白皙的脸对比分明,立刻吸引了萧境威的目光。若是这种表情出现在别的男人面前……

  若是今天他没有出现,她迟早要成为白谨痕的人,那个男人绝对不会白白浪费一分钱,沐桑榆逃不掉交易。一想到这里,萧境威心里顿时窜出一股火。

  “沐桑榆,你的自由很值钱吗?只要我想,你甚至可以在这个世界悄无声息的除名。那我现在问你,要从我这拿钱你能给我什么?还是你以为我比银行慷慨,你想提款就找我,不需要我了,就和我撇开关系。”

  能给他什么,桑榆一时真的犯了难。他是本就打算一刀两断的人,要不是为了母亲的医药费,她绝对不可能和他周旋。

  一时间,桑榆脑海里千思万绪。拒绝他的后果,接受他的后果她都想了一遍,最后她说,“除了做你的情人,什么都可以。”

  “你确定什么都可以?”

  萧境威忽然大盛的怒火让桑榆有些害怕,他看着她的眼神变了。忽然,他的左手捏住桑榆的下巴,右手的长指在桑榆的身上摩挲着,甚至摸到了胸口的敏感位置。

  ☆、019 何为屈辱,何为妥协5

  该来的还是躲不过了。沐桑榆刚想挣扎,可是又收回了手。她紧抿着唇,然后又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如果这样能拿到钱,对方又恰好是萧境威的话,她只能妥协。可是她却忘记思考为什么偏偏是萧境威。

  可就这个时候,萧境威停下了手里的动作,他的手就停在她胸前的绵软,“取悦我,你能做到什么程度。”说着,他的手大力一掐。桑榆吃痛嘴里逸出一个单音。

  “你有什么值得我付出?沐桑榆,求人是要付出代价的。”

  沉默片刻,桑榆似叹息一般说,“你想要什么?只要我有的……都给你。”

  “这么不情不愿?我不干强买强卖的事。”

  萧境威陡然推开了桑榆,她觉得自己就好像一团货物,被他随意的丢弃一边。

  紧紧咬牙,她说:“你要我怎么做,直接告诉好了。”

  “沐桑榆,都这种时候了你还跟我玩什么贞洁烈女,进了极乐皇朝,还以为自己真的出淤泥而不染了?”

  他拉着桑榆的手扣在了自己的火热之上,在触碰到那里的坚硬之后桑榆猛地缩回手,只一瞬间,她感觉到了那里的跳动。

  “取悦它,我给你一百万。”

  萧境威紧扣住桑榆的身体,他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他在逼迫,在玩弄,在践踏。

  那一瞬间,桑榆觉得屈辱,她想哭,但只能生生地忍住。

  “可以,事后我们再不相见。”开口之后,连桑榆自己都惊讶她居然会那么的冷静。

  “游戏的规则由我制定。”

  “先把钱给我。”

  萧境威嘴角微微勾起一抹弧度,一双黑亮的眸子锁在桑榆身上让她颤栗。萧境威打了一个电话。很快,桑榆的手机上出现一条短信。

  她竟然真的有了一百万!

  金钱,权势,绝境,所有的重压之后,沐桑榆终于低头了。

  桑榆扯开了自己的衣服,一层一层的剥开束缚。动作机械,仿佛一具受人摆布的木偶。萧境威的眸光骤然森冷。

  桑榆颤抖着拉开萧境威的拉链,然后扯下最后一层束缚,骤然跳出的灼热吓得桑榆心惊肉跳。

  桑榆感觉到了他的呼吸陡然变得急促,却仍是开口道:“我要你用上面的那张嘴。”

  愣了一秒,桑榆听懂了他的话。她猛地抬头,不确定的看着他,这是萧境威吗?

  “再加一百万。”萧境威冷冽的声音送出一个砝码。

  果然,沐桑榆停下了动作,她垂着长睫,让他看不清神色。

  “好,从此之后两不相欠。”

  没等萧境威回应,她像是赌气一般,桑榆忽然低下头,猛地含住了他的灼热。

  滚烫的火热忽然被温暖的口腔包裹,着突如其来的围绕让萧境威差点失去控制。深吸一口气,他才忍住自己的冲动。

  桑榆以为只要放空自己,不要胡思乱想,她就会忘记眼前的屈辱,肮脏,可是萧境威偏偏不如愿,他紧紧的扣着她的头,迫使她的贴近他的身体,感受他的气息。可直到他释放了自己,还不依不饶。

  ☆、020 何为屈辱,何为妥协6

  她被萧境威拖到了天威酒店的套房里。

  刚一关上门,萧境威就反身将他扣在门上,此时的他呼吸急促,修长的手顺着她的裙摆就滑到了腰间,往上,所有的领地一寸寸被他攻占。

  桑榆感觉自己的大脑有一瞬间的空白,紧接着脖颈间一疼,桑榆这才回魂。

  她不安的扭动身体,企图摆脱萧境威的控制,可是她的力气根本敌不过萧境威,而且这两天一直在奔波,她感觉身体很难受。从刚刚他强迫她用嘴为他做那种事情的时候,她就觉得五脏六腑像是被挤压在一起一般,恶心,疼痛,难受的要命。

  随着他的控制,肠胃里那种被她压下去的不适又一次让她紧张起来,桑榆胃里一阵翻涌,险些控制不住自己。

  情急之下她狠狠地踢了萧境威一脚,自己也跌坐在地上。

  “沐桑榆!”

  这个声音仿佛来自地狱,她不用看就能感觉到他的狠辣。可她顾不得那么多了,好不容易顺了口气,可还是没缓过劲儿,病恹恹的伏在地上。

  “够了,萧境威,我已经为一百万付出了代价,就到此为止吧,求你放过我。”

  是的,她已经有一百万了,这就已经够了,这一切不能再继续了。桑榆有一种预感,如果再不离开她恐怕会控制不住自己。

  她讨厌男人的气息,讨厌男人的侵入,她怕做出什么不可挽回的事情,她怕……

  可是她忘了,虽然她开始了游戏,但是整个游戏的主宰是萧境威。

  “想临阵脱逃?沐桑榆,记得自己的身份,你没资格叫停。”

  “不是,求你,不要再继续下去了,我不舒服。”

  “你放心,很快就会让你舒服的。”

  萧境威欺身而来,她已经避无可避。唯一的想法就是逃,她往门口的方向冲去,忽然觉得一阵天旋地转,腰间卡着萧境威有力的手臂,她被他狠狠地摔在床上。


    本文网址:http://www.boquge.cn/txt/xiangai/5.html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 0
    • 0
    • 0
    • 0
    • 0
    • 0
    • 0
    • 0
    更多>>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