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见恨晚,相爱恨早_第6页_相见恨晚_笔趣阁小说网
首页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相见恨晚 > 正文

相见恨晚,相爱恨早_第6页

作者:悠素 来源:原创 日期:2018/3/21 20:08:01 人气:333 评论:0 标签:

好衣服,他要带她出门。

  可是她的外衣被他撕坏了,内衣就更不用说了,看着地上一片狼藉就知道了,在桑榆纠结这功夫,萧境威已经神速穿好了衣服,两厢对比,她还真是凄惨。

  “你去衣柜里找衣服。”

  沐桑榆抿着唇,在他火辣辣的注视之下快速闪进衣帽间。

  全部都是男装,从衣服到配饰一应俱全,且价值不菲,感觉这里不像酒店套房,倒像是萧境威的家。

  萧境威的身形高大,她穿他的衣服肯定不合适,只能捡那些看起来版型小一点的来穿,就在这时,她发现了一套粉色的运动装,她把那套衣服抽出来,这是一套女装,而且看尺码应该是萧境威那个未婚妻的吧。

  “沐桑榆,你在做衣服吗?”

  很快,萧境威的耐心耗尽了,他走进衣帽间有些急躁,但是看到沐桑榆身上那套粉色运动装的时候,那张俊脸更是垮到了深渊。

  “你穿的什么。”

  “你未婚妻的衣服,我也不想这样的,可是你的衣服都太大了。”

  桑榆也不想穿这套,她的身形比莫伊琳高一些,虽然是运动装,但是套在她身上也很紧吧。萧境威脸色难看,他应该是不高兴她动了她未婚妻的衣服吧。

  这一路上萧境威的表情严肃,不知道是遇到了什么重大的事情。她问他,可是他什么也不说。

  终于,到了第二医院门口,桑榆才明白,他是准备带她去见母亲。可是一想到之前他严肃的表情,桑榆顿时一慌,“我妈她怎么了?是不是手术出了什么事情。”

  “不是,只是她坚持要在手术前见你一面。”

  “什么,你不是说她已经手术了,萧境威,你居然骗我!”

  “沐桑榆,别忘了你的身份。”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桑榆觉得萧境威的语气没有之前那么蛮横霸道。这让她更加笃定,他是心虚了,她心里更害怕了。

  “别说那些没用的,如果她真的出了事,咱们一切免谈,我告诉你,这一次我和你,和你们萧家人不死不休!”

  桑榆看了一眼萧境威,眼眶通红。她的心很乱,很乱。可以说,她之所以隐忍不发,把所有的委屈不甘都藏在心里,全是因为母亲,这七年的时间里她已经失去了太多,她不能再失去她唯一的亲人。

  从一开始见面她就明确的告诉他以后不要再见面,彼此忘记过去,可是他不想忘记,不……准确来说是他还没有玩腻这个游戏,他不许她退出,所以他想方设法的把她拉回这个游戏。

  他把她从白谨痕的身边拽回来,不是因为他放不下她,只是因为他不愿意让她脱离掌控。没关系,她可以陪着他玩游戏,遵从她的游戏规则,哪怕一再的挑战自己的底线也在所不惜。因为她怕了,她不想失去她仅剩下的母亲了。

  可是,如果母亲真的出了事,她的妥协还有什么用!如果真的是那样,她一定会不惜一切代价毁了萧境威,毁了当年那件事情所有的知情人,不管他们是不是无辜,她一定要毁掉,毁掉!

  ☆、027 他的游戏,他的规则4

  萧境威皱着眉,他就站在沐桑榆的身边,清晰的感觉到她身上的戾气,不知道这短短的时间内她又怎么了,连看向他的眼神都带了毁灭一切的怒火。

  他心里一惊,在他的印象里,沐桑榆可以柔弱,可以单纯,可以哀求,可是唯独这种毁灭一切的气势是不该出现在他身上的。

  刹那间,萧境威觉得有什么似乎脱离了他的认知。

  不,不行!沐桑榆绝对不能露出这样的表情,未及多想,他先一步抱住了她,把她紧紧的扣在怀里,这个怀抱的力度很大,他知道,可是他就是要这样,要她记住,她还在他的手里,绝对不能逃离他,再背叛他!

  桑榆任由萧境威抱着,心里想着母亲根本就没有转院,萧境威只是动用权利把母亲藏起来了,她被藏到顶层的高级病房里,由权威专家照看。

  母亲手术前的各项指标检查都很正常,按照专家的意见,她越早手术越好,可是原本定于下午的手术因为母亲的拒绝而被迫推迟了,她一定要在手术之前见到桑榆,而且因为担心桑榆,她那个时候左心室又发生了栓塞,差点没挺过去,情况非常凶险,可那个时候,桑榆正接受萧境威的胁迫。

  一想到这里,桑榆就觉得怒火中烧。她狠狠的瞪了一眼萧境威,然后进到病房里看母亲。

  李韶虹正躺在病床上,看到桑榆进来先是一喜,但是目光落在桑榆的颈子上的时候,她的目光一滞。

  她是过来人,怎么会不明白那代表什么。她最珍贵的孩子最后还是迈出了那一步。

  实际上,这个结果从下午她被转到高级病房里她就猜到了,但是没看到女儿她还是不死心。心里无声的叹息着,可是她并没有表露出来。

  “桑榆,你去哪了?”

  “妈,你放心吧,我没事,钱的事情你也不用担心,就好好养病吧。”

  “我的桑榆真是长大了。”

  “明天就要手术了,但是你别紧张,二院的专家和B市医院的专家已经会诊了,他们已经准备了好几套手术方案了,你的手术肯定没问题。”

  桑榆微笑着安慰着母亲,她从来都不知道自己的演技会这么好,能把角色转换的这么快,前一刻还在别人的床上挣扎,下一秒又变回了母亲眼里的乖女儿。

  母女两个又说了一会儿宽慰的话,但是两人默契的闭口不提心里的拿到伤痕。

  直到桑榆要离开了,母亲忽然抓住了她的手。

  “桑榆,要是妈这次挺不过去,你就自己离开这座城市吧。这些年要不是因为我……”

  “妈……别说不吉利的话,你一定会平安的。”

  桑榆觉得心里酸,眼泪已经流出来了,可到底是说不出一句安慰的话。如果母亲走了,她会变成什么样子,她始终都不敢细想。不能,她不要做一个没妈的孩子。

  桑榆在医院里陪了一宿,她被安排到一间高级病房的空床位休息,但是她没动。内心底,她抵触着萧境威。

  她在椅子上坐了一宿,头昏脑涨的,感觉整个人都迷迷糊糊的,她摸摸额头,有点发热。

  这时,萧境威过来了,换了一身衣服,休闲装,整个人倒是丰神俊朗,只不过眼里有些血丝,估计是算计人算计多了,失眠了,桑榆想。

  身后,还跟着一个女人。

  ☆、028 他的游戏,他的规则5

  那个女人毕恭毕敬的,三十几岁的样子,她穿着职业装,提着好几袋子营养品,另一手抱着鲜花还拎着一袋名牌女装。对萧境威毕恭毕敬的,把东西放下,她就转身离开了。还真是职业的!

  看着身边这套女装,桑榆挑眉,又看看萧境威。

  “换上吧,这身衣服比较合适。”

  “太贵了,我消受不起。”

  如果不是母亲要手术了,时间紧急,她倒是想尽快回家换一身。可现在她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明明讨厌这身衣服,但是一想到这是他未婚妻的,穿在她身上他会不高兴她就不愿意脱下来。她什么时候这么恶趣味了,桑榆自己也纳闷。

  不过这一回萧境威倒是没坚持,只是抱着鲜花然后拎着这一堆补品要进病房看望母亲。

  桑榆立刻炸毛了。

  “不行,你不能进去。”

  “怎么,怕我们的关系曝光?沐桑榆,真不知道说你聪明还是说你蠢,你的谎言早就被揭穿了,这就是最好的证据。”萧境威的手点在她的脖颈上。

  顿时,桑榆浑身上下仿佛触电一样。这才想起来,她和恶魔定下了契约,然后在她身上留下了烙印。可是转眼间她却忘了,还大摇大摆的露出来,在母亲面前说谎话。

  一想到母亲微笑着对她,并不拆穿她的谎言的微笑模样,桑榆就觉得心如刀绞。

  “萧境威,你卑鄙。”

  “你觉得这种事能瞒多久?”

  “永远。我告诉你,萧境威,永远不要让她知道我跟你在一起了,否则我一定会杀了你。”

  那样凶狠的沐桑榆又出现了,那是对待仇敌的时候才有的神情,他见过一次,是在她家门口,对着她的丈夫郑大伟,没想到今天用在了他身上。

  他是不是太宠着她了。萧境威一把扯碎娇艳的鲜花,表情变得高深起来。

  母亲的手术是在上午进行的,桑榆从母亲被推进手术室小心翼翼的祈祷,希望一切顺利。她不断安慰自己为母亲做手术的都是行业里的顶尖专家,可是还是忍不住心慌意乱。

  桑榆焦虑不堪,眼底也有一层青黑,她确实很累,可这也是她自找的。萧境威扫了她一眼,然后把桑榆从椅子上拽起来。

  “你要干什么?”

  桑榆防备心理十足,像极了惊弓之鸟。

  “跟我出去,你就算担心也没用。”

  “我不去,我要陪着我妈。”沐桑榆坚决拒绝,可是换来的却是他冷冷的一句手术可以中途停止。

  一想到自己和目前现状都被他攥在手里,桑榆不甘心的顺从了他的意愿,被他从手术室外拖走。

  “去哪?”

  “到了你就知道了。”

  的确,到了她就知道了。

  站在琳琅满目的经典商城里,桑榆看着萧境威,她这才想起来,目前她还穿着他未婚妻的那套衣服。他越来越阴晴不定了,居然为了这么一件事儿就把她从手术室外拽出来。

  萧境威直接拉着她的手往最贵的衣服里面扎堆,无疑,这里的每一件女装价格都高的令人咋舌。

  最前卫的流行风尚在她看来并没有什么新意,不就是衣服吗,遮体的东西,再贵在喜欢,穿久了都会扔掉的。

  喜欢哪一件?这件不错,试试这件。这件也可以,把这几件都包起来……诸如此类的话语萧境威不离嘴,直到货架上的尖货都快被扫光了,桑榆也没多发依次,她就好像是提线木偶,萧境威告诉她什么她就照做。

  终于,沐桑榆换上了一件嫩黄色的裙装,店员帮助桑榆把头发挽起来,又从隔壁的香奈儿刷了一个蝴蝶发卡,桑榆整个人的气质都变得温婉了,哪里还有之前那副疲惫憔悴的样子,她看起来也就二十岁出头。

  一瞬间,仿佛从前那个沐桑榆又回来了。

  ☆、029 他的游戏,他的规则6

  看到镜子里的自己,桑榆也愣住了。但在看到萧境威那满意的神色时,又提醒她现在到底是什么身份。

  萧境威倒是不介意,沐桑榆的小心思他都看在眼里,大手一挥将所有的战利品刷卡签单,也不管桑榆是什么表情,萧境威再次拉着桑榆的手奔向了精品女鞋区。

  终于把沐桑榆身上那套令人心烦的粉色运动装扒下来了,他的心情好像不错,脚步也轻快了许多。

  说实话萧境威的品味真的不错,他挑的每一样东西都很适合桑榆。颜色,款式,设计都像极了桑榆的气质。

  桑榆有一瞬间的恍惚。如果七年前没有发生那些不愉快,也许她也有机会获得幸福的。忽然,脚踝传来一阵温热,桑榆惊讶看去,萧境威的大手正握着她的脚踝,宽厚有力。吓得桑榆心惊不已。

  “我自己来。”

  “别动,我看看这双合不合适。”

  “萧境威!你这算是什么意思。”打个巴掌再给个甜枣吗?现在的我就是一个没有自由的宠物,随你摆弄,只要你高兴就行。

  没有回应,萧境威的手紧紧的握住桑榆的脚,不容置疑。黑色的皮鞋套在脚上,和白净的近乎透明的脚面形成鲜明的对比。

  殊不知这一幕羡煞了多少美女心。精品鞋区的导购们几乎都聚过来了,看着这难得一见的灰姑娘遇上王子的一幕。

  在人群之后,有一双黑色高跟鞋也无声停驻,双脚死死地定在原地,看着这被众人艳羡的一幕,听着自己的自尊骄傲一寸寸折碎的声音。

  莫伊琳怔怔的看着这一幕,还有十几天,她就要和萧境威订婚了,为了那个特别的日子,她一直精心挑选那天的每一套衣服,可是没想到在这里看到了萧境威,她先是激动紧接着就是看到了沐桑榆,那个令她印象深刻的女人。

  此时,她正穿着粉色的运动装,尺码小了两号的衣服套在她的身上显得有些滑稽,可是她笑不出来。她认识那套衣服,那是她的,她刻意放进萧境威的专属领地的。

  要知道,萧境威三个月前回国,回国之后不久就搬到了天威酒店的总统套房里常住。那里就是他的特殊领地,她废了好大的劲儿才进入他的套房里,而那套衣服是进入那个领地的证明,可为什么还穿在那个女人的身上。这说明了什么,已经不言而喻。

  可是为什么偏偏是那个女人,她可是极乐皇朝里的女人。她和萧境威的订婚宴在即,如果出了什么岔子……莫伊琳不敢想下去。不行,不能再这么发展下去。

  “怎么了,莫大美女,你不是说要宰我一顿吗,怎么不继续买买买了?”

  懒洋洋的调侃意味男人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打扮的一看就是一个花花公子的刘鹏走了过来,然后大大的惊诧了一声!“我看到了什么?那是萧境威!”

  当他看到那个被萧境威供着的女人的时候,后面的话又如数咽回去了。刘鹏的视线在莫伊琳和沐桑榆身上来回打转,只觉得噎得慌。

  “乖乖啊!都过了这么些年了,居然还能搞到一起去!”

  “你说什么?你认识那个女人?”

  ☆、030 他的游戏,他的规则7

  莫伊琳立刻听出了刘鹏的话外音。他是萧境威的发小,他知道很多萧境威的事情。刘鹏对那个女人露出那样的惊讶神情,让她忽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难道她是……不,不可能的。

  可是看到萧境威对沐桑榆那般温柔,她还是忍受不了。虽然莫家和萧家联姻之后萧境威对她尊重,也会答应她的要求,送给她各种名牌,但是这不是她要的,他对她有着掩饰不掉的疏离。

  真正的情侣应该是那样的,她的目光又一次忍不住看向萧境威和沐桑榆。只是那个女人太身在福中不知福,一脸的心不甘情不愿。

  “当然。哎我说你,光看着干什么,你何必为自己找不自在呢,咱们还是快走吧,我今天请你吃饭。”

  说着,刘鹏要拉着莫伊琳离开,可是她就是挪不动一步。她知道此时过去就是自取其辱,她应该聪明一点,就像她自己的母亲那样,乖乖的做个豪门太太,对老公在外拈花惹草视而不见,可是她做不到。

  这几天她一直都心神不宁,最近名媛圈里都在传,萧境威之前在白鹿大厦当着白爷的面抢走了她的女人,不管这消息是真是假,可是人们都是宁愿相信谣言的,所以她从人们羡慕嫉妒的对象变成了大家嘲笑的谈资。

  她很难受,想要问萧境威,可是萧境威一直没回公司,打手机也找不到人,好不容易找到他了,却没想到他的身边真的有人了。

  莫伊琳心里很乱,在大脑回神之前,她人已经先一步来到了萧境威的身边。

  莫伊琳走过来的时候萧境威正在和沐桑榆说话,他的神情愉悦,脸上始终挂着微笑。这是她从未见过的表情,至少从未对她露出来过。那一幕迷倒了很多女人,包括她也是羡慕的。

  可她才是他名正言顺的未婚妻,为什么享受他的温柔的却是那个女人。心里有千般不甘,但是她不能表现的太明显。她是豪门淑女,从小大人们就教导她要处变不惊,所以心里就算再不情愿也得微笑。

  “境威,你怎么在这。”她看着萧境威一脸的惊喜,完全的忽略掉了沐桑榆这个女人的存在,也只有这样她才能好过一点。

  萧境威好半天也没有说话,直到亲手帮沐桑榆换上了另外一双鞋。她看到了沐桑榆的推拒还有频频望向自己闪烁的目光,这让她怒火中烧,难道她就那么狼狈,需要一个低贱的女人来同情!

  “境威,这位沐小姐不不是上次见过的那个,正巧也是熟人了,我看时间也差不多了,要不然我们一起去吃个午饭吧。”

  她死死的盯着萧境威,盯着他的每一个动作,还有那个女人。她死死地咬住嘴唇,才不至于让那些愤怒冲口而出。

  沐桑榆一听莫伊琳说要吃饭,她当然不同意,母亲还在手术室里躺着,情况不明。

  可是决定权都在于萧境威。她看向萧境威,他也在看她。这种对视在外人看来就有些暧昧,况且是在莫伊琳眼中,她几乎怒火中烧。

  “要吃饭你就跟刘鹏一起吧,今天就先选这么多,我们先走了。”

  他说的那么的理所应当,语气又是那么的冰冷,眼前的人不是他的未婚妻吗,明明之前在医院里的时候他还对她百依百顺,怎么今天就变了脸了,这萧境威果然阴晴不定。

  “境威!”

  ☆、031 既然你觉得丢脸,那就……

  刘鹏一直缩在角落里,他看萧境威一直没看向这边就以为他没看到自己,凭借他对这位发小的粗浅了解,这个时候他不想出来惹萧境威的晦气,哪曾想他背后好像都长眼睛了。现在被点到名了,他也不能继续缩在后面了,上前立马拉住满脸不情愿的莫伊琳,并小声对莫伊琳说了一句什么。

  可是莫伊琳不仅没消气,反而怨念更重了,沐桑榆感觉那个女人恨不得立马扑过来把她拆掉。

  她有些怨毒的看向沐桑榆,都是因为这个女人,从一眼看到她起她就不太喜欢。

  她虽然仗着萧境威和自己的关系会对他撒娇,可是她敏锐的感觉到那天晚上在医院里的事情萧境威的古怪,他怎么会忽然为哥哥讨回公道,他一向是看不上她那个只会花天酒地的哥哥的。

  沐桑榆确实长得不错,尤其是还有一双会勾人的眼睛,但她原以为她就是个出来卖的女人,萧境威不会看上她的,哪曾想……刘鹏告诉她,这个女人就是萧境威曾经的恋人。

  真的是她!萧境威心里藏着的那个人竟然真的是沐桑榆!

  刘鹏不说她或许还能忍着,可是事实真相摆着眼前,况且萧境威现在的举动已经惹来了不少人的目光,莫伊琳真的有些忍受不了,她以为萧境威会给她面子,毕竟他很绅士,就算不喜欢也绝对不会伤害,可他居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下了她的面子,还没订婚呢就这样,那估计用不了多久,她这位未婚妻就真的成为笑柄了。

  如果她败给一个名门淑女她也就认了,可偏偏是一个极乐皇朝里人人可以睡的妓,二十几年的良好教养在这一刻忽然不顶用了,莫伊琳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可是她就是把怨恨发泄出来了。等到她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的时候,已经晚了。

  “你放开我。”莫伊琳甩开了刘鹏,然后转向萧境威把那几个购物袋一股脑的甩向萧境威。

  “萧境威,你怎么能这么对我!我们就要订婚了,可是你居然带一个女人出来还被


    本文网址:http://www.boquge.cn/txt/xiangai/7.html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 0
    • 0
    • 0
    • 0
    • 0
    • 0
    • 0
    • 0
    更多>>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