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见恨晚,相爱恨早_第7页_相见恨晚_笔趣阁小说网
首页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相见恨晚 > 正文

相见恨晚,相爱恨早_第7页

作者:悠素 来源:原创 日期:2018/3/21 20:08:01 人气:337 评论:0 标签:

那么多人看到,你知不知道这两天圈子里都在说什么,大家都在笑话我。我原来以为那是假的,可是……偏偏见天被我撞见了,境威,我才是你的未婚妻,她是什么身份你到底知不知道,你怎么能那她和我相提并论,我真的很难堪!”

  她指着沐桑榆,眼眶通红,眼泪啪嗒的流下,滴落。

  那几个购物袋的威力不大,有一个袋子里飞出来一个盒子,差点砸到桑榆的头,但是被萧境威轻松挡住了。

  寂静,周围的空气似乎瞬间就凝结了,桑榆忽然感觉整个世界都静止了,直到萧境威拉着她的手起身。

  莫伊琳话里话外都是讽刺,说不在乎那是假的,她不是天生下贱,反而从前生活幸福,教养良好,但是今天被这么一个名门淑女讽刺,还不是拜身边这个男人所赐。沐桑榆看了一眼萧境威,嘴角勾起了一抹无力的冷笑。

  萧境威生气了,虽然他脸上没有丝毫情绪表露出来,但是她就是有这种感觉。

  果然,下一秒他说了一句让莫伊琳如坠地狱的话。“既然你觉得丢脸,那就没必要订婚了,月底的订婚宴取消。”

  ☆、032 这一瞬间,有些尴尬

  在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沐桑榆就被他牵着离开了。桑榆想他只是想教训莫伊琳吧,豪门婚姻都关系着利益,怎么可能说结束就结束。

  “境威,你……是在开玩笑吗。刘鹏,我刚刚是不是听错了,一定是听错吧。”莫伊琳从小就是被宠着长大的,她以为凭借莫家的势力萧境威肯定会有所顾忌,像以前一样最后不得不妥协,可是为什么和她想的不一样。

  莫伊琳赶快跑到了萧境威身前,可怜巴巴的拽住萧境威的衣袖。她长得本就娇小,一直以来也都是柔柔弱弱的,虽然有点小心机,但目前为止也没做过对不起自己的事情,看到她这幅模样,沐桑榆倒是也被触动了,可是萧境威依旧冷着脸子。

  见此,沐桑榆倒是能理解这位莫小姐的心情,因为她也见识过萧境威发怒的样子。在萧境威的游戏里,规则都是他定的,显然这位千金小姐应该没有领教过这一点。

  萧境威被挡住了路,盯着莫伊琳身上的视线愈发的恐怖,“之前你答应过我什么是不是全都忘了?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马上滚。”

  一听这话莫伊琳委屈到了极点,的眼泪啪嗒啪嗒的往下掉。“境威,我……我错了,我刚刚说的是气话,我不是故意的。”

  这时刘鹏过来了,把莫伊琳护在一旁,这动作当真是亲昵,桑榆下意识的看了看萧境威。发现他真是冷漠的可以,自己的未婚妻都被背的男人护着了,他还这么无动于衷。

  “不是,境威,你先冷静一下,刚刚伊琳确实有冲动的地方,可是这也不能说取消就取消啊,沐老师,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境威刚刚说的是气话吧?”

  刘鹏拦在了萧境威的面前不断的使眼色,桑榆这才想起来为什么刚刚萧境威提到这个名字的时候她会熟悉,这也曾是她的学生之一。只是昔日的学生看向自己眼神复杂,有讽刺。

  也对,当初知道她和萧境威的事情的人都有自己的微妙看法,但是对于结局,所有人都认为错的人是她,就连萧境威也是这么想的。

  桑榆忍着难过,干脆装傻到底,低着头,不说话,好像并不认识刘鹏这个人。

  这一瞬间,有些尴尬。

  “境威,你先消消气啊,两边都消消气,这事儿最好别闹大了,要不然周姨该失望了。”

  刘鹏忽然灵机一动,把萧境威的母亲搬了出来,他拍拍萧境威的肩膀,语气颇为沉重,然后把莫伊琳拉走了。

  萧境威沉冷的目光追随着扫过那两个狼狈离开的人,不知道在想什么。

  倒是桑榆听到周姨这个称呼的时候,身体不由自主的一僵。

  萧境威忽然看了她一眼,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我们走吧。”桑榆赶快转移话题,她得冷静冷静,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就暴露出什么。那些痛苦的经历已经过去了,她答应过母亲不再翻出来,以后就过平静的日子。

  她早就打定主意,再耗上一段时间等母亲的病痊愈了,估计萧境威也就对她失去兴趣了。她知道他只是想报复她,折磨她,那么她就顺从他的意思,他想怎么样就怎么样,这段时间她只要对他迎合,顺从,等他玩腻了,她也就解脱了。

  只是桑榆觉得有些悲哀,他们的关系怎么就到了这种程度。回到医院的途中,一路上桑榆都是心不在焉。

  刚刚看到刘鹏的眼神,她其实在故作镇定,那些一直以来被她刻意忽略的东西也在慢慢的苏醒,七年前发生的一幕幕都点滴重现。

  ☆、033 就像小说里写的那么狗血

  沐桑榆和萧境威的故事在夏天开始,在冬天结束,短短三个季度的轮回消耗了她的整个生命。

  那年夏天,她21岁,在B师大读大三,机缘巧合下她回到A市的秀水二中实习,认识了萧境威,那个时候他17岁,是个十足的纨绔子弟。

  沐桑榆恰好在人生最美好的年华,青春靓丽,自然受到很多学生的爱戴,包括萧境威。老师和学生发生恋情的狗血事件就这么发生了。

  青春男女的恋爱故事本就是青涩而不被祝福的,更何况他们身份特殊。

  她是他的老师,比萧境威大四岁,不管他长得再怎么成熟,他始终是个孩子。更何况他身份特殊,萧市长和周总的孩子怎么能早恋,何况是跟自己的老师。

  这段恋情必然是无疾而终,就像小说里写的一样狗血,萧境威被送走了,沐桑榆被萧境威的家长警告。一对无力的鸳鸯就这么被拆散了。

  本以为故事就这么结束了,可是后面的事情才是真正的噩梦!沾上了萧家的人,这辈子都简单不了。

  一想到这里,沐桑榆忽然觉得心里发慌,她紧紧的抓住衣襟,那些经历回忆起来太痛苦了,时至今日她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挺过来的。她呼吸急促,一股绞痛的感觉自心脏蔓延至整个胸口,再到胃部,甚至还有一种熟悉的恶心感觉,急促的呼吸快的吓人,仿佛下一秒就会窒息,短短几分钟她的额头上布满了一层细密的汗珠,脸色也苍白的吓人。

  “桑榆,你怎么了?”

  “啊?我……我没事。”

  萧境威立刻把车停在路旁,他将桑榆好好查看了一遍,一脸紧张。

  见桑榆一个劲儿说自己没事,他又稍稍安抚一下,可他能感觉得在抱着她的时候,她在暗暗抗拒着。

  不过这个时候他并不会跟她计较这些,等桑榆平复了一会儿他才开车离开。

  等到了医院,桑榆的情绪也渐渐平复下来,只是整个人就好像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整个人看着有气无力的。

  萧境威直接拉着沐桑榆去做检查,但是桑榆一心想去陪着母亲。萧境威告诉桑榆母亲正在做手术,可是桑榆就是不听,最终还是回到了手术室外面去陪着。

  “你现在这副鬼样子,待会手术结束被你妈看到了,只会担心你。”

  桑榆这才醒悟过来,赶紧去洗漱,整理好自己后又继续等待。

  手术进行了七个小时,手术室大门拉开的那一刻,看到那位头发花白的医生脸上露出和蔼的笑容之后,桑榆一颗悬着的心终于落下来了。

  母亲被推出来的时候还是麻醉状态,脸上还罩着氧气罩。医生把基本情况跟桑榆说了一遍,桑榆连连道谢,然后就跟着母亲的病床进了电梯。

  这时,萧境威和那几位从手术室里出来的医生不知道在说什么。桑榆在进电梯前看了他一眼,和外人交谈的时候,原来萧境威是这个样子的啊。

  萧境威好像感受到她的注视,果然,四目相对,但是桑榆没骨气的低头了。她很清楚就算自己有钱做手术,也不可能把国内的顶级专家给请到A市来给母亲做这么一台手术。对此,桑榆心存感激,只是……算了,这一切都已经很好了,毕竟母亲平安了。

  之后母亲就被送到了ICU病房进行观察,这期间桑榆进不去病房,一切都由专门的护士来打理。

  她不能上前照顾,还是有点不放心的。桑榆从包里拿出五百块钱塞进了负责母亲的那个护士手里,在医院里处处都是钱,一点也省不得,这道理桑榆是明白的。

  只是护士和自己推脱着不要这钱,她说萧总早就给过补助费了。桑榆便收回了自己那五百块钱,原来这是嫌少了!但是萧境威给了她多少?

  桑榆倒是惊讶,萧境威居然连这种小事情也照顾到了!不知道为什么,一丝难言的感觉在心头升起,桑榆一直微沉着的脸终于真心实意的露出了喜色。

  ☆、034 沐桑榆,我们重新开始吧

  母亲在观察室的这段时间,一个关于萧境威的消息在A市各大版面炒的沸沸扬扬。

  原本沐桑榆以为萧境威在经典商城里对莫伊琳说的那些话不过是一时兴起,因为他阴晴不定,但是随着各大媒体争相报道萧境威和莫伊琳的取消婚约的消息,桑榆有些不确定了。

  萧家有能力压下任何对自己不利的新闻,但是现在这条新闻炒的沸沸扬扬的,难道这婚约真的说解除就解除了?

  不过桑榆倒不是关心这个,反倒是今天早上的一条网络新闻让她有点坐立不安。

  新闻里有几张模糊不清的照片,看样子应该是在商城的录像里截图出来的,虽然给她的都是侧脸,但是认识她的人应该都能认出她来。这也难怪今天小护士们看到她的眼神都有些异样。

  相信现在这个消息萧家人应该都收到了,也不知道他们会是什么表情。

  但是她生怕自己再次被卷进萧家的漩涡里,无论是她还是母亲,谁都经不起任何的波折了。

  她得早做打算!一想到这里,她就忍不住去探萧境威的态度。

  反观萧境威,对此闭口不提,生活照常,只是变得沉默了,比起他发怒的样子,他沉默的时候更让人心里发慌。

  那张英俊的脸在沉默的时候,脸部线条会保持一个完美的角度,偶尔眼神关照到桑榆,她总觉得他在审视什么,桑榆的心不由自主的快跳一拍。

  他以前不是这样的,他聪明,有想法,他狂妄,霸道,但是绝对不会这么的讳莫如深,最起码不会让她觉得危险,可现在……

  算了,她不能再胡思乱想了,她只要顺从不再惹怒他,然后等待机会。

  这天晚上,桑榆刚刚洗完澡,出来就看到了萧境威沉默的坐在沙发上,这两天他很少说话,除了处理公事和打电话之外,就是坐在那里发呆。他的背影宽厚,但是镶嵌在这个奢华的空间里,总有一种说不出的孤独感。

  说来也是奇怪,萧境威衣食住行都在天威酒店的总统套房里,他好像把酒店当成自己的家了,可是酒店再好也不能当成家吧!桑榆看着萧境威也愈发的复杂起来。

  听到桑榆的动静,萧境威回头看了她一眼。

  黑亮的眸子紧紧锁定在她的身上,桑榆有些不自在,这两天他不止一次这样看着她桑榆感觉自己在被研究,站在原地有些不知所措。

  萧境威有心事,可到底是什么?她想问,但是一想到自己的身份,她果断地打消了这个念头。

  沐桑榆的反应都被萧境威看在眼里,他心里清楚她在防备着他。

  这两天沐桑榆愁容满面,把一颗心都放在了她妈妈的身上,她倒是孝顺,可她越是这样他越是疑心。既然这么孝顺为什么要嫁给郑大伟那种人?

  沐桑榆出身于知识分子家庭,父母都是教师,再这样的家庭成长起来的沐桑榆性格非常的温吞,可现在的沐桑榆完全不一样了。

  他从来不认为自己会儿女情长,就像沐桑榆说的,该过去的就让它过去,纵然七年过去了,她变得这般落魄也都和他没关系。

  他在回国之前答应就母亲不会再找沐桑榆,按照家人的安排订婚。

  可是他又一次遇见了沐桑榆,偏偏是在极乐皇朝那种地方,所有的痛定思痛的决定在遇上她之后瞬间土崩瓦解。

  “坐过来。”萧境威拍了拍身边的位置。

  桑榆刚走到萧境威身边,他长臂一展,将她带到怀里。

  “你在极乐皇朝工作六年了吧。”

  “是。”萧境威怎么忽然想起来说这个,桑榆虽然诧异,但还是顺从回应。

  “你是B师大的学生,那所学校的毕业生再不济也不可能沦落到这个地步吧。”

  “其实来我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就到了今天这个地步,我想应该是天意弄人。”

  萧境威冷嗤一声,显然不信这种鬼话。

  当年沐桑榆的父母出了车祸,那次变故之后沐桑榆休学了,再后来她也没再进入大学报道,学校视为自动放弃,因此沐桑榆没学历,出来找工作当然不方便。

  这些消息他刚刚才拿到,但是却和他在国外听到的版本完全不同。这其中有什么弯弯道道,他只要仔细分析就能明白。也正因为如此,他才觉得一切都失控了。

  现在沐桑榆就坐在他的面前,她的温柔,她的微笑,她的每一句话都经过恰到好处的伪装,完美到他根本就挑不出错处,但是他知道这个沐桑榆是假的。

  她越是伪装的无可挑剔,他越是愤怒,他忽然有一种感觉,他能掌握她一时却掌握不了一世……不行,沐桑榆绝对不能逃出他的世界。

  萧境威忽然攫住沐桑榆的下巴,问:“桑榆,你面对我的时候到底是什么样的心情?”

  他在问她,他又何尝不是在问自己。

  她对他到底是什么样的感情?她也想知道一个准确的答案。

  “我对你到底是什么样的感情你还看不出来吗?怎么忽然说这样的话,境威你怎么了?是不是最近太累了,我帮你揉揉肩。”

  桑榆柔柔一笑,故意避开了他的问题。只是,对上萧境威的灼灼视线,她难免心虚。

  “沐桑榆,我们重新开始吧。”

  忽然萧境威将沐桑榆拉进怀里,他的声音不大,可这句话就好像一块巨石投进了她本就坎坷的心湖。重新开始,时至今日,我们真的可以吗?

  桑榆不知道,这一刻她彻底迷茫了。

  ☆、035 你还真找到靠山了

  桑榆今天早上醒的特别早,但是她睁开眼睛的时候身边空荡荡的,萧境威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了。

  昨天晚上萧境威的态度实在是太奇怪了,但是他说的那句话却一直扰得她心神不宁,难免会生出和萧境威重新开始的幻想。

  但是她没有那么的天真,且不说萧境威那阴晴不定的性子,就是萧家人,也不可能让她们再续前缘。更何况她已经结婚了,不论这段婚姻出于什么原因结成,她都赖不掉。这是她犯下原罪的惩罚十字架,一生都得背着。

  沐桑榆一大早就去了医院,手里还拎着一大堆给母亲准备的生活用品。

  刚一迈上医院大门口的台阶,就听见有人喊:“媳妇!”

  沐桑榆浑身一震,下意识的攥紧手里的袋子。她一回头,恰好看到了郑大伟那嬉皮笑脸的样子。

  “你来这干什么?”她和郑大伟的关系可以说是水火不容,他们每次见面肯定要火拼。

  “你妈住院了,好歹也是我丈母娘,我来看看她。”

  沐桑榆从鼻子里哼出一个单音,“你还有脸说了,要不是因为你,我妈她也不至于现在躺在医院里遭那份活罪。郑大伟,我现在没空搭理你,等我腾出空了,我再找你算账。”

  “沐桑榆,你过来。”眼看着沐桑榆就要走人,郑大伟立刻喊住她,他嗓门很大,好多人都往这边看。

  郑大伟一把拽住了沐桑榆,在公共场合桑榆不想闹,甩开郑大伟的手,快步走到住院部大楼的角落,“有什么话就赶快说。”

  郑大伟瞅瞅她,上上下下又打量了桑榆一番,又要伸手摸桑榆的衣料,被她利落的躲开,肠胃里忽然涌上一种恶心的感觉,桑榆用手捂住自己的口鼻,偏过头不去看郑大伟。

  郑大伟缩回手,有些不甘心可是也不敢太惹沐桑榆,他以后的好日子可还仰仗着沐桑榆呢。

  “那萧家的少爷和你又和好了。”

  “你想干什么。”桑榆的眼睛危险的眯起来,看着郑大伟充满了戒备。

  “媳妇,你别介意,我没恶意,我就是手头有点紧,你看能不能……”

  “不能,郑大伟,我不是你媳妇,我从来没承认过。还有我奉劝你,别再打那些歪主意。你还有个妈要养活,什么事该做什么事不该做你清楚。”

  “哎,就是,媳妇我就知道你孝顺,还能想着咱妈。你都不知道,自从那天萧少爷派人把你妈接走之后她担心坏了,咱妈这几天一直在念叨你。”

  “你给我闭嘴,我不是你妻子,别把我说的那么亲近,你心里清楚当初为什么我会跟你结婚。当年的事情我不提,是我没有多余的精力,但是现在……你要是再惹我,我保证能把你弄进去让你牢底坐穿。”

  一听沐桑榆急了,郑大伟也瞪圆了眼睛,一撸胳膊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

  “哟呵,听着口气你还真找到靠山了,你还别说,这萧家的少爷还挺够意思,这么多年了居然还能给你钱让你那瘫子妈治病。不过沐桑榆,你也别吓唬我,我现在没想干别的,我就是要点钱,但你要真惹急了我,我可什么都干得出来。”

  见沐桑榆没搭理他,郑大伟又凑过去,问:“哎,媳妇我问你,那萧家少爷应该不知道当年发生了什么吧。”

  “郑大伟你要干什么?”桑榆顿时打起了十二万分的精神,她瞪着郑大伟,充满戒备。

  “哼,别的不好说,但这两头钱应该挺好赚的。沐桑榆,你自己掂量着办。”郑大伟越说越神气,果然,沐桑榆变了脸色。

  ☆、036 这……又是为哪般

  “滚,马上滚,要不然我就叫保安!”

  桑榆气的抡起手里的袋子就往他身上砸,郑大伟连跳几下迅速躲开。郑大伟是个流氓混混,最擅长的就是打架斗殴,他不怕惹来保安,就怕惹恼了沐桑榆最后什么都得不到。

  又喊了几句讨人嫌的话就匆忙的跑。

  大清早的,桑榆就被郑大伟气的心直发堵,今天出门没看黄历。她深吸一口气,就这么眨眼间的功夫,就听见一个女人尖锐的声音。

  沐桑榆转过头一看,一个女人被撞翻在地,再一看郑大伟急忙逃窜的猥琐身影,就知道那个流氓又干了什么好事。

  人渣!

  桑榆气呼呼的拎起袋子,准备往医院里走,就在她要收回目光的时候,桑榆有些意外的看了一眼那个摔倒的女人,不正是莫伊琳吗。

  桑榆有点无语,这大清早的真是背,讨厌的人一个接一个的往跟前跑。

  可没等桑榆走几步,莫伊琳先看到了她。哒哒的鞋跟声快速靠近,桑榆立刻回头,


    本文网址:http://www.boquge.cn/txt/xiangai/8.html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 0
    • 0
    • 0
    • 0
    • 0
    • 0
    • 0
    • 0
    更多>>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